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宇智波顏王的袖子怎麼了?

搓被被到底是什么🤔

闇落さん:

沙雕段子:



698原著向:


宇智波・颜王・佐助,在下午黄昏余烬时回到了木叶村,重拾他木叶村草的岗位,在回火影宅邸的路上还解救了个12岁的小女忍免于用脸落地的窘境,让这位女忍从此踏上爱大叔的这条不归路。

佐助仔细想想,他以往都是先到火影办公室报到的,但他这次提早了两天完成了任务,而且他马不停蹄赶回木叶,洁癖如宇智波让佐助现在非常想要——洗澡。

佐助看看时间,洗完澡七代目应该也下班了,他一身干净去火影楼接他刚好。

站在莲蓬头下任由温度刚好的热水洗去一身脏污,伸出单臂搓着身体,把平常遮住半张脸的头发向后梳,佐助放松后同时在浓重的水蒸气中睁开双眼,纤长的睫毛因为水露而凝成一束束,轮回的异瞳让人不禁心神向往。

终于享受完热水澡的佐助面无表情的走出浴室,在下半身包了一条白色浴巾,走去衣柜前面,打开一排他洗好的干净衣物穿上,才一穿好衣服,佐助便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他看了看,在自己空荡荡的左边袖管凝神。

半晌,佐助伸出右手,用食指跟拇指捏起了他的袖口。

那个袖口被摩到可以被所剩无几的夕阳给穿透。

“⋯⋯”

他左臂早就没了,他这个袖口基本上不会有任何磨损因为碰不到。

他记忆中他这套衣服应该是新的,似乎就穿过一次,上次洗过后一直放在衣柜里做替换衣物。

佐助觉得莫名的是,他这件衣服袖口磨损的相当严重。
而他完全想不起来他怎么会把这件衣服弄成这样。

他翻了翻他其他件衣服,就这一件磨损的特别严重,佐助看着夕阳下山了,他该去找他爱人了,但他忽然有了其他的想法。

他把那件袖子有磨损的上衣脱了,重新放回衣柜里挂好,换上另一件,然后沿路把他回到家的踪迹及气味掩盖,隐身于他们家附近的一棵树木上。

大约在六点半的时候佐助看见鸣人大步走回家了,沿途收了老奶奶的一袋水果,超商的牛奶以及一位小女忍的花。

佐助默默的等着,他不敢相信他有招一日会在家里外头看里头的人在做什么,没错就是干偷窥这一件事。

见鸣人习惯的煮了水,替自己倒了杯牛奶,然后扯开杯面包装,宇智波佐助惯性的皱了皱眉。

“佐助明明传信说任务完成了这两天会回来的说⋯⋯”

佐助读着唇语,这样他脑中对于鸣人的口癖也清楚的浮现。

白痴。


宇智波依旧展现超人的耐心,他等到鸣人去洗完澡,再度喝了一杯牛奶,准备上床睡觉时,佐助终于看到鸣人的反常。

鸣人站在他的衣柜前面,还鬼祟的张望了一下,家里明明没有人。
鸣人打开了佐助的衣柜,就拿出了佐助今天发现磨损最严重的一件,手法熟练的拿到怀里,抱到床上。

开始像搓被被那样搓揉佐助的袖口。

“⋯⋯”



宇智波・颜王・佐助卒。
死因为被30岁的爱人给萌死。


鸣人一脸懵逼看着窗外,刚才好像有什么东西从树上掉下来了?



-end-


意//银 完叔佐那宽松的袖口。
我就脑脑鸣人在佐助去四处游历的时候想他,拿著有最多佐助味道的一件衣服开始⋯⋯搓被被。

想歪的去面壁!
(我自己先(转头。

评论

热度(234)

  1. 我大约是脆的闇落さん 转载了此文字
    搓被被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