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世人爱神

共你幸:

*有Bug,有很多Bug。
世人爱神,出于贪婪;神爱世人,出于悲悯。


  沈昌珉高中一年级时候,高年级转来一名学生。众人交口相传,此人剑眉星目,唇红齿白,是百里挑一般绝色。沈昌珉慕名去高年级的楼层观望,看见郑允浩被众星捧月一般簇拥,同年级的女孩子叽叽喳喳地围着他,从家庭住址问到练习生近况。郑允浩身处其中,笑容羞涩委婉,回答避重就轻,冥冥之中抬了头,一眼瞥中人群之中的沈昌珉。沈昌珉被他一瞥,一时间如受惊雷,匆忙扭头跑了。
  郑允浩那时刚进SM公司,仍是练习生时期,却小有名气,加入声乐部在校内引起轩然大波。沈昌珉傍晚放学,看他走进声乐部大门,硬着头皮往上迎,叫他:“郑允浩前辈。”
  郑允浩朝他笑,递过一只手,沈昌珉慌慌张张地回应,握进他灼热的手心。


  声乐部人丁稀少,部长是个执拗性子,在废部的边缘和学生会持续斗争。郑允浩这一来像在大坝旁开了扇门,人流一股脑涌进教室。正赶上例行表演时候,部长过后是郑允浩,沈昌珉坐在最后一排看他,他唱一首抒情歌,脸在白莹莹的灯光下发光,尾音刚落,全场鼓掌叫好,郑允浩在那声音里遥远又模糊。
  沈昌珉因为后辈身份排在末尾。他挑了一首女歌手的歌曲,尾音高亢清亮,沈昌珉扯着头皮喊上去,惶恐中破了个音。一时间教室里面因为尴尬鸦雀无声。郑允浩的掌声是新年里头第一簇准时的烟火,继而掌声争先恐后冒出来。年轻的沈昌珉恼羞成怒,踩不下这个台阶,目光撞上第一排恪尽职守地鼓着掌的郑允浩,对方视线干净纯粹,不见取笑嘲讽,像天神下凡,鼓励水里捞月的猴子。


  沈昌珉从此对其避之不及,偶尔上学路上见他。郑允浩骑自行车,来往飞驰,有时走着来,戴着耳机,边走边活动胳膊,甚至有时情不自禁路边停步,突然跳起一段popping,直到来往的学生将他围成一个小圈,郑允浩才赧赧停下,向他的观众们鞠一鞠躬。沈昌珉从不在他们行列里。同行的男生邀他去看热闹,沈昌珉冷硬地说:“要去你自己去。”不想沈昌珉有一天自己马失前蹄,赖了床飞奔上学,被骑自行车的郑允浩逮了个正着。
  “起晚了吧,我也是。”郑允浩说,指指自己的自行车后座,“快上来吧……还赶得及。”


  四月份的风太重了,要将沈昌珉从车座上掀翻下去。郑允浩校服上透亮的肥皂味儿不由分说涌在他脸上。郑允浩全无学长架子,在风里断断续续同他聊天,沈昌珉躲在他后背的阴影里头,紧紧把着车座。
  “你今年是十五岁吧。”郑允浩说,“你的声音真好听啊。”
  沈昌珉被唬了一跳,含含糊糊地说:“是吗?”
  郑允浩说:“是啊,如果你有兴趣,要不要来SM试试呢?”
  这声音悬在空中。沈昌珉没有搭腔。过了一会儿,郑允浩才说:“今天风大,你可以抓着我的腰。”
  沈昌珉心中有鬼,听出几分怜悯的意味,便说:“不用了。”话音未落,被风吹得一打晃,不甘又只得咬紧牙关,更加抓紧了自行车的后座。
  
  所幸郑允浩公司那边忽然加大了练习量,沈昌珉得以从中觅到喘息。不同年级分在不同楼层,沈昌珉偶尔路过高年级楼层。经过几月锤炼,周围人似乎也对郑允浩的面容有了些免疫,闲言碎语不免多了一些,其中不乏指出郑允浩长手长脚跳舞难以协调的声音。沈昌珉从中经过,看见郑允浩趴在桌上酣睡,身边光圈辗转,灰尘纠缠。沈昌珉走进教室,看见郑允浩睡梦里在本子上写下的歪歪扭扭的笔记。他小心翼翼将本子抽出。最糟糕的灵机一动造访了,他在最后一页落下笔。
  不知道你会不会看到这里。他写。首先预祝你出道。你真的是很奇妙的人啊。接下来,请猜猜我是谁吧。


哪怕是天神,也不会轻易认出凡人的笔迹吧。这是无关紧要的恶作剧,沈昌珉转眼之间将其抛之脑后。那个学期平安地结束了。在学期末的时间里,沈昌珉交了一个女友。对方眼神灵动,生性活泼,是和他再互补不过的对象。沈昌珉低头亲她的脸颊,她热情地揽住沈昌珉的脖子回吻。他在那嘴唇里尝到一些模糊的苦涩。两人约好学期结束一同旅行,计划以女方的出轨为告终。分手场景在咖啡厅里,始作俑者倒打一耙:“你真的爱我吗?”场面像三流小说。沈昌珉想。事情发展得这样狼狈,他反倒没有了追究的兴致。女朋友气急败坏的脸映在面前,他变成坐在电视机前麻木的肥皂剧观众。
  恋情告吹没有阻挠沈昌珉旅游的兴致。父母痛快地给了钱,他一个人辗转巴士,跑到海边,此时天色渐晚,沈昌珉在酒店吧台办理入住手续,正瞧见一干人等扛着摄影器材说说笑笑地走进来,他目光一转,正瞧见其中一个郑允浩。郑允浩仿佛受那视线指引,也穿过层层叠叠人头大声喊他:“昌珉!”
  认识的人吗?工作人员这样问道的同时,郑允浩才察觉了自己的失态,笑着回应说:“是的,是在学校里非常相熟的后辈。”
  
  这个人撒谎不打草稿的。第二日拍摄时候,沈昌珉想。郑允浩并非正式出道,只是作为一名前辈的伴舞参加MV的拍摄工作,尽管如此仍然兴致勃勃,在沙滩上连跌了几交依然热情不减,一回郑允浩结结实实摔在地上,第一时间弹起来挨个回应工作人员“没关系”“请继续拍摄吧”,沈昌珉远远看着,也瞧得见他把手背在身后,胡乱地揉着通红的手背。
  当晚沈昌珉便被敲响了房门。郑允浩站在门口笑着说:“请你喝饮料,能陪我出去走走吗?”没有人能拒绝他的邀请吧。沈昌珉当真把脚踩在夜晚的沙子上的时候才开始叫苦不迭,他用余光瞥了一瞥郑允浩,那人仍然沉默地走在沙滩上面,长久地眺望着不时拍岸的浪花。在月色下面,他们相对无言地走了很久。
   郑允浩首先说:“要一直唱歌啊,昌珉。”
  “……怎么说起这个呢。”
  “就是感觉你很有天赋,是和我不一样的人。”郑允浩说,“感觉你很喜欢唱歌。就算不想成为偶像或者歌手,也不要放弃唱歌啊。”
   这话是没由来的。沈昌珉在接二连三的疑惑里,终于问:“怎么突然叫我出来呢?”与以往不同地,郑允浩过了一阵才回答:“……没什么理由。”
  “啊。”
  “我可以说吗?”郑允浩说,“其实我是觉得,如果是昌珉的话,有你陪着的话,我说不定会好一点。”
  沈昌珉犹豫再三,终于说:“是吗?……哥对每个人都这么说吗?”
  或许是因为明朗的月色,或许是错觉,沈昌珉看见郑允浩的脸突地涨得通红。尽管被绝美的月色笼罩着,他仍然清楚地立在沙滩上,脚趾间是粗糙的沙粒,手背仍留着被沙子磨得通红的印子,是再明显不过的一个凡人,是和他别无二致的俗物。这位凡人喃喃地说:“不是的,是觉得我们之间有奇特的缘分。是这样的吗……?无论如何,今晚谢谢你了。”
  沈昌珉张嘴,试图道歉,又实在找不出道歉的缘由。他酝酿许久,辗转反侧了一夜,再一个清晨他构思完毕,那一众浩浩荡荡的摄影器材已经绝尘而去了。沈昌珉站在大厅里,刚好赶上郑允浩肩上扛着三脚架离开。他的背影瘦弱单薄,一顿一顿地踩着台阶,却像神仙渡过天劫,要腾云驾雾,回到天上去。


  新学期开始的时候,郑允浩理所当然地转学了。有小道消息说,他是准备退出演艺界回光州上学,或是筹备出道事宜,一时间顾不上学业。再后来第二种说法占了上风,在那一年年底,郑允浩作为和声男团组合的成员首次出道了。作为舞蹈担当,唱歌的镜头不多,造型也有一些奇特,可妈妈在旁边说,这个孩子真可爱呀。沈昌珉不动声色地说:“这是我在高一时候的前辈。”
  “怎么从来没听你提起过呢。”妈妈说,“有没有签名,合影什么的呢?”
  签名没有。沈昌珉想。我给他的签名倒有一个。可惜上学期他的本子才用到一半,他大概永远也不会看见吧。


  郑允浩所在的组合迅速蹿红,出道曲一时间在大街小巷里传唱。四人广泛地接触综艺、电台,风靡韩国,偶尔出场音乐类节目。郑允浩仍然担当舞蹈方面,多作和声,很少单独开口唱歌。沈昌珉高三毕业那一年,正赶上他们在首尔的一场演唱会。东方神起仍然处于巅峰时期,演唱会前排千金难求,沈昌珉跑到售票处蹲守,付了钱才感到荒唐。
  他咬着牙去了,被一众女孩子拥到前排落座。东方神起在轻柔的音乐里逐次登场,郑允浩穿着黑色马甲,露出一片前胸,引得现场尖叫阵阵,荧光棒挥成一片。沈昌珉不懂得应援文化,此刻成为前排光线里突兀的凹面。在他左右两边,宛如朝阳染红地平线,郑允浩从中上浮,是天神踏空而来,是隔着山海万水望见的日出。冥冥之中,沈昌珉仿佛瞧见郑允浩草草地瞥过他一眼。他脚下一错,险些落荒而逃。
  舞台很快开始了,两年来的热门曲目轮番上演,郑允浩个个信手拈来,一副游刃有余模样。中间休息时候四人打闹,说些玩笑话,他只跟着笑,将话题一个个千里迢迢地圆回来。结束时候,照例由队长发言,郑允浩客套一番,从父母公司一路致谢到粉丝。他说,我曾觉得,我们粉丝一定要叫做Cassiopeia不可。其他成员也想了很多可爱的称呼,我却坚持要使用它。虽然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或许这是某种奇特的缘分吧。


  散场时候,沈昌珉被旁边的女生要了电话号码。东方神起的男饭比例很小的。她笑称。何况你的外表也不输东方神起啊。是这样的吗?沈昌珉跟着开玩笑。你方才这么说,我还以为你是SM的星探呢。
  或许世上真的有奇妙的缘分也说不定呢?在一个月的杳无音信过后,沈昌珉在大学校门再次遇上了演唱会时候的女孩。对方是声乐社的副社长,一番推波助澜,沈昌珉理所当然地进入了声乐社。大学活动比高中活动宽泛许多,社员竟有一百余人那样多。轮番展示歌喉的环节从教室转移到学校旁的KTV,一众起哄之中,沈昌珉接过话筒。
  “我给你点HUG吧。”女孩说,“可以的吧?”
  音乐声响,沈昌珉开口唱道:“即使一天也都想做你的小猫……”音色漂亮,音准精确,歌词也是百里挑一的肉麻。一小节过去沈昌珉匆匆切了歌,回应是包房里一阵阵不分先后此起彼伏的鼓掌。
  “唱成第二段啦。”在众人将话筒推给下一位表演者的间隙里,女孩凑到他耳边说,眼里带一点调笑,“你是故意的吗?”
 
  不讨厌吗?不讨厌那就是刚刚好。沈昌珉大学一年级以电闪雷鸣的速度交了第一个女友。女孩虽然作为前辈,却全无架子。两人不温不火地交往着。很少吵架,也没有出轨与否的争执。沈昌珉低头吻她的脸颊,她会静静地靠在他怀里。二人站在傍晚学校里的树荫底下,沈昌珉越过她望见染红天色的晚霞。


  东方神起出道的第二年转战日本,一时间在国内销声匿迹。05年出了一张专辑,女朋友买了十余张,送了沈昌珉一张做礼物。沈昌珉没有拆,带回家里摆在书架上。妈妈有一回看见,认出封面上的人:“这是我们圣诞那时候在电视上看见的孩子吗?变化已经这么大了……”
  “是吗?”沈昌珉说,“我感觉他没有变啊。”


  
  说来是奇异的事情,沈昌珉与郑允浩的交情是寥寥数语便足够说明的程度。他却有一把清楚的,衡量郑允浩的标杆。他这时候……或许会这样做。郑允浩仿佛恋爱电视剧里的主人公,被观众摸清命脉,循序渐进地走进恶俗的圈套。在那一年的夏天,郑允浩当真接了一部恋爱电视剧,饰演单纯阳光的男主角,与世界做不清不楚的斗争。郑允浩穿单薄的校服,骑自行车来往,在一个清晨搭救迟到的女主人公,邀她坐上自行车的后座。
  “起晚了吧。我也是。”早起锻炼的男主角为了维护女孩的面子撒了谎,“快上来吧,还来得及。”
  那或许是四月份吧,风格外猛烈。郑允浩微微扭头说:“你可以抓着我的腰。”沈昌珉眼见着含羞带怯的女主角棒读了一段波澜壮阔的内心独白,然后将手轻轻落在郑允浩的腰旁。他通了电一般从沙发上跳起来,手忙脚乱地按上遥控器。
  电视应声而灭。沈昌珉坐在客厅里,此时是深夜,路过的汽车碾过井盖,探照灯的光如浪潮般没过天花板。他宛如溺水之人认命,在黑暗里闭上眼睛。


  他没有和郑允浩说过的是,初中时候,他在院子里打羽毛球,被星探盯上,不折不挠地关照了三个月。沈昌珉天生爱好声乐,家里人对这方面却都比较淡漠,但也没有忽视沈昌珉的想法。想去吗?被这样问道的同时,由于家人朋友里没有支持的声音,沈昌珉没法说的出想去。


  这是天性吗?沈昌珉天生不好争抢,有自己独一套原则,唯独擅长逃跑。东方神起发展如火如荼,他却避之不及。女朋友见他淡了心思,也不强求。沈昌珉与东方神起从此各自相安无事,直到09年夏天,沈昌珉为毕业课题焦头烂额,东方神起四人组合跑了三个。


  四人组合跑了仨,说出去是件丢人事。亚洲偶像市场为之颤三颤,余震刚好足够沈昌珉从大街小巷里知晓这回事。舆论仿佛因为公司一直以来的所作所为一边倒,风口浪尖里却只站着一个人。女朋友已经工作,是个头脑清醒、斤斤计较的成年人,仍断断续续哭了两回。在她的哭声里,沈昌珉隐约听到“为什么呢”“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走呢”。
  为什么要和他们一起走呢。沈昌珉想。你凭什么这么要求他呢。


  在忙着毕业论文的空隙里,他偶尔看见几篇报道,附以视频图片。其中一篇里,郑允浩匆匆离开机场,来往粉丝对他大骂出口,脏词诅咒不绝于耳,郑允浩在其中挺着腰杆,戴了耳机,又把它拽了下来。郑允浩怎么会变呢,高三时候至今,人们因为种种原因将他包绕,他在里面即使弯腰鞠躬,形色枯槁,也是天神睥睨众生的样子。


  那是漫长的2010年。郑允浩处于漫长的空白期,沈昌珉寻觅工作,到处碰壁。他搬回家,偶尔夜里买醉。家里小区门口有两家便利店,沈昌珉在其中一家买好啤酒,正碰上郑允浩从另一家便利店里探出头来。
  这是始料未及的相遇。沈昌珉一时间慌了神,怕郑允浩认出他,又怕郑允浩认不出他,拔腿想跑,被对方一句话按在原地。郑允浩扬起手里的便利店袋子:“请你喝饮料……可以陪我走走吗?”
  沈昌珉第一次知道家附近是有铁轨的。他时常听见轰鸣,却不知道是来源于火车经过。郑允浩同样吃惊,真的吗?你在这里住了这么久。末了又挠了头笑说,我也是最近才发现这里。
  “心情不好的时候,喜欢沿着铁轨,沿着什么……直的东西,稍微走一走。”郑允浩解释道,“这样好像就能多少好一点,感觉自己是有目标的。”
  “……是这样。”
  “你最近有在新闻上看见我吗?”郑允浩说,“很狼狈吧。”
  “没有。”沈昌珉说,“哥一直都是很帅的。”
  “从高中时候开始吗?”郑允浩苦笑说,“真的吗?真的不用安慰我啊。”
  他们没有再说话,沿着这条铁轨走了许久。沈昌珉很久没有这样打量过他。他在这几年里拔了个子,眉目硬朗了些,嘴边长着一圈青灰的胡茬,经过半年前的事情,他仿佛花枝一夜之间被抽去了汁液,像只枯槁的、垂死的枝条。沈昌珉却觉得他从来没有变过。
  “说起来,哥从前就是这样。”
  “你是说那天夜里,拉着你去海滩吗?”郑允浩笑说,“对了……你还记得那个时候,我对你说是给一位前辈拍MV做伴舞吧。”
  沈昌珉微不可察地点了头。郑允浩说:“那时候,虽然我们都非常卖力,但是那位前辈的MV并没有播出。后来才知道,是因为前辈酒驾,造成了非常不好的影响,公司决定将他雪藏。
  “我当时非常感慨……那位前辈意气风发,却什么都没来得及施展,就迅速地被公司抛弃了,他的粉丝在一年之内也渐渐消失了。我当然不是指责公司,前辈的确做错了事情。我只是感慨,原来从天上跌落是这么容易的事情。在我出道了以后,我渐渐开始赚钱,有很多个外出旅游的机会,我却反反复复地去那个海滩,看浪潮,春夏秋冬时候,我都曾经去过。我在那里发现一件事情,人们从来只在夏天燥热时候去那里,站在岸边等潮水冲他们的脚踝,或者站在浅处抢一颗排球,被海水冲得东倒西歪,享受浪潮,一齐发笑。他们明明清楚但又视而不见的是,浪潮一年四季都在拍岸。
  “你读过《落难的王子》吗?我在中国活动的时候,有一位粉丝把它送给了我。我是当做童话故事来看的。现在看来,像是一种预言吧。我是落难的人吗?也不见得吧。不发生这样的事情,我怎么能在这遇见你呢。”
  “我不想说这些丧气话了。”郑允浩说,从沈昌珉的口袋里拿出一罐啤酒,“昌珉啊,你真奇怪,我和你之间是不是有什么奇妙的缘分呢?你只要在我旁边听这些,我就感到自己又能振作了。”
  他断断续续地哭了。他又走下神龛,从雕塑化成肉身了。凡人的眼泪烫的惊人,落在沈昌珉的手上。日出逐渐浮现。一片火红在地平线上挣扎,顶出一小簇细弱的芽。沈昌珉伸手揽住他的肩,以前所未有的安宁的心情。
  “我听说,你最近在准备回归吧。”沈昌珉胡乱地说,“solo也好,重新组队也好,都试着去做就好了。代言过什么吗?糖果的话也不错啊……你别哭了……你别哭了。”他又说,“你还是哭吧。就在这里哭吧。”
  在那一刻,他们的心情仿佛可以贯通。沈昌珉读到他的眼泪的来源,机场里的谩骂是其中之一。而早在他看见那个视频时候便明白,天神要上一台阶,只不过需要再渡一回劫。
  太阳升起来了,沈昌珉背对着它,风猎猎地刮着他的后背。凡人郑允浩哭得鼻子通红,躲在他胸前的阴影里头,在那其中,郑允浩的声音响起来:“昌珉,你有什么想要的东西吗?”
    你给的了吗?沈昌珉闭上眼睛。我想要你永恒的凡人一般赤诚的心。
  
  郑允浩在2010年底的SMtown上回归了,以个人达成了完成度极高的舞台,接了一两部电视剧,solo专辑在第二年年初也迅速发布了。沈昌珉在十月份找到了工作,同样正在以新人姿态渐渐步入社会。女朋友对他的改变喜形于色,两人感情也仿佛升了些温。讨厌吗?也不是这样。四五年下来,不发展到谈婚论嫁的程度才更奇怪吧。2012年年初,沈昌珉刚刚站稳了脚跟,郑允浩也到了日本发展。再后来,是他生日的时候,2月18日当天,女朋友带着蛋糕造访了他所在的出租屋。
  至于这样吗?沈昌珉笑着说。难得过生日啊。女朋友说。正好这些日子我们都比较闲,就随便浪费一下时间吧。
  她打开电脑,迅速点了几个网址,解释说,是瑜卤允浩的日本访谈。你不是也很喜欢他吗?正好我这段时间忙,没有看这里。
  “那就看看吧。”沈昌珉说,“一边看一边准备吧。”


  问题都很常规。郑允浩轻描淡写地答了。时间刚好够二人布置桌面。直到主持人突然发问:“在年轻时候有什么印象深刻的恶作剧吗?”
  郑允浩楞了一下,才答:“有是有的……虽然很抱歉是以这种形式说出口,他也不一定能看得见,但恐怕也没有什么当面说的机会了吧。”他说,“在我高中三年级的时候,听到有班级同学议论我的声音,他们可能以为我课上困了,下课时候一定睡着了吧。为了避免尴尬,我趴在桌上装作睡着。这个时候,高中时候的后辈走进了我的教室。”
  字幕上配合着打出了“!!!”的符号,主持人也是吃了一惊的样子:“然后呢?发生了什么吗?”
  “和大家想的可能不太一样,那孩子平时是很乖巧的类型。”郑允浩说,“他拿起我的本子,在最后几页上写,预祝我出道,还叫我猜猜他是谁。”
  电脑屏幕内外都是一片哄笑,女朋友边笑边拍着他的肩,说着:“这是什么啊。”沈昌珉却笑不出来,脑子里一片哄乱中,郑允浩的声音继续响起来:“作为报复,我有一天也偷偷去了他的教室。虽然是恶作剧吧,但那个时候我真的因为能否出道彷徨过很久……他的话给了我很大勇气。他是非常有才华的人,唱歌方面可以说得上是天才了。但我感觉到他缺少一个人推着他走到大家面前。于是我偷偷在他的本子上写,谢谢你,但哥更希望能和你一起出道啊。或许我们能一起出道的话,今天我也不会是solo歌手了吧。”
  这是唏嘘和感动的环节了。主持人说:“这位朋友看得见吗?您的能力被东方神起郑允浩认可了哟。”郑允浩没说什么,在一旁羞赧地笑了笑。十年前沈昌珉路过他,他也这样笑着向他每一位观众鞠躬。
  女朋友在旁评论:“哪有这么多感人的故事啊……快来,快来。蜡烛点好了。”
  
  “如果有下辈子的话,想成为什么呢?”
  “还是想做艺人吧。”郑允浩说,“下辈子还是想做艺人。”


  “快点来许一个愿吧。”
  下辈子请让我成为艺人吧。沈昌珉双手合十。我想成为始终陪伴在哥身边的人。


  节目很快结束了。女朋友关掉电脑。站起身来索吻。沈昌珉低头亲吻她的脸颊,她热情地揽住沈昌珉的脖子。明明刚刚吃过蛋糕,沈昌珉却从她的嘴唇上尝到似曾相识的苦涩。
  沈昌珉在三点醒过来一回,光着脚去厨房喝水。夜太深了。他磕在客厅桌子上,痛的直不起腰,跌在沙发上揉腿。鬼使神差一般地,他拿起桌上放着的软糖。是郑允浩代言的。真的是说了就会去做的人啊。沈昌珉想,把那块糖果剥了皮放入嘴里。
  车辆碾过井盖,光影的浪潮漫过他。沈昌珉尝到一丝不明不白的甜味,将它囫囵吞枣地咽进胃中。


  END。

评论

热度(84)

  1. 海潮往事共你幸 转载了此文字
    叹息 这篇动人的妙笔细节太多了 转到首页以供观瞻 (我容易为沈昌珉作为一个普通人的故事动容 因为我时...
  2. 我大约是脆的共你幸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