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魔教无差】In Our Time:感冒、冰激凌和丢掉的耳机

ゆず:

退伍出来以后哥俩越来越甜了,忍不住写点东西。


In Our Time应该会是一个现实日常向的系列【我会努力写成一个系列


总之第一次发文请多多关照


这篇时间线基本和现在吻合?但是事情都是架空的~


—————————分割线—————————




In Our Time


 之


感冒、冰激凌和丢掉的耳机




 


(1)


郑允浩。


去公司忘记带门卡被粉丝一通围观,回家后手机离手三分钟以上就找不到在哪,去日本工作不知道多少次洗面奶都是借沈昌珉的。


换季的时候提醒自家弟弟戴口罩倒是比沈昌珉还记得清楚。


其实口罩也算是他们日常装束的一部分。再加上帽子墨镜,一张巴掌大的精致小脸恨不得全部遮住才好。


再说沈昌珉的记性可是要好太多了。


但两人之间这点小互动却又像是什么心照不宣的秘密,一年四次,时间一久,没有必要也变得有必要。


习惯真是太可怕了。


沈昌珉努力抿着嘴角不让自己露出微笑,回复对面的信息时这样想到。


但他最后还是病了。


 


(2)


沈昌珉裹在厚厚的毛毯里,鼻尖发红,头脑发晕。郑允浩在厨房里忙碌的声音也听不真切。没过一会儿看到哥哥端着碗白粥过来,又看看床头的药片,不知怎么就觉得泄气。


大家的生活都是差不多的,大明星生病了也沦落到喝白粥的地步。


沈昌珉伸出手来接过颇有分量的瓷碗。


“要我帮你拿着吗?”郑允浩问。


沈昌珉摇摇头:“我又不是小孩子了。”


“但是我们昌珉是弟弟啊。”


郑允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看沈昌珉吃了几口之后就只是无意识地搅动着碗里的粥,想了想说:“我给你唱歌听吧。”


“嗯?”沈昌珉一愣,还没说话郑允浩就轻声哼起了两人之前的一首抒情歌。中间高音的部分降了几个调,变成简单的不得了的曲子,却平白带出浓重的生活感。


沈昌珉就低下头默默地吃寡淡的白粥。


郑允浩唱完的时候沈昌珉还剩了小半碗。于是他拿起桌上不属于自己的杯子喝口水,又轻轻地接上第二首歌。


是《旅程》。


沈昌珉抬头看一下郑允浩,就撞上男人微微带着笑的眼神。


我的生活果然和大家不一样,毕竟全世界的人都会生病,但郑允浩只会给我唱歌。


 


(3)


郑允浩打开家门的时候,丝毫没有对桌前像是凭空变出来的两碗拉面和比拉面看起来更不可思议的沈昌珉表示惊讶。


“你来了。”郑允浩洗了手也坐在桌前,看着拉面在灯光下腾出热气,闻一闻都是久违又熟悉的味道。


“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失败了吗?”


郑允浩工作回来正饥肠辘辘,埋头喝汤的同时抬起视线看坐在对面的男人:“不是惊吓我就谢天谢地了。再说——”他顿了顿,“我知道他们劝不动你。”


“那哥也不劝我吗?”沈昌珉不死心地追问。郑允浩有点无奈地放下碗,将筷子反过来不轻不重地敲在沈昌珉的额头上:“我要是劝得动你,你现在应该刚刚入伍不久。”


沈昌珉就不再说话,低下头吃自己面前的拉面。郑允浩看他的发旋,莫名觉得冒出点可怜,又说:“大家也是担心你。好不容易给你推出三天的假期,就算昨天已经好了也应该多休息。明天我就回国了,你今天还跑来日本,再生病了怎么办?”


“我的腹肌可比你结实多了。”沈昌珉毫不留情地说。郑允浩噎了一下,嘟囔了句“这小子”也安静下来。一时间房间里只剩了两个人吃东西的声音。


饭后洗碗照例也应该是沈昌珉承包,但郑允浩今天却不依不饶地接过了这项家务。沈昌珉靠在一边看着男人半生不熟的动作,觉得心惊肉跳恨不得减寿十年,就听到碗筷碰撞的声音中,郑允浩说了声谢谢。


沈昌珉觉得好笑,又想吐槽说这些干嘛,最后还是什么都没说出口。


啊…这个男人的背影,我好像也已经看了半辈子了。


 


(4)


比起在韩国各自的房子,两人在日本的公寓生活气息就要浓重很多,甚至很多时候家务都是他们亲自动手。


沈昌珉醒的更早,做好早饭之后顺便将厨房简单地整理了一下。清理垃圾桶的时候他目光一扫,觉得自己隐约看到了不能再熟悉的粉色盒子。下意识地皱起眉头,他小心地抖落还盖在上面的杂物,盒子上俏皮的卡通小熊和“草莓口味冰淇淋”的字样就映入眼帘。


火气冒上来也就是一瞬间的事。


他拎着垃圾桶打开郑允浩的房门,毫不心软地掀开还未清醒的男人的被子。郑允浩仍旧迷糊,蜷起身子想要找一个温暖的地方,微微睁开眼睛先看到沈昌珉,还没露出什么表情就看到了他手上的垃圾桶。


于是郑允浩又把眼睛紧紧闭上了。


“郑允浩。”沈昌珉压着怒气喊他的全名,“我知道你醒了。”


“要叫哥的啊……”郑允浩慢吞吞地撑起身子,顶着一头乱糟糟的短发盘腿坐在床上,仍旧试图转移话题。


“半夜又爬起来吃冰淇淋了?”沈昌珉透亮的眼睛里混杂了怒气和忧虑,目光紧紧盯着他。


郑允浩心虚地偏过视线:“下次再来的时候就要过期了……如果昨天不是昌珉的话,我晚饭的时候就会吃掉它了。”


“所以还是我的不对?”


“不是不是……”郑允浩猛然发觉自己不小心说错了话,连忙挪到沈昌珉面前,努力直起身子与他平视,让自己显得真挚又诚恳,“我以后再也不会偷吃冰淇淋了。”


“你都说过多少……”沈昌珉仍是生气,话音却突然断在空中。早起不修边幅的男人伸出手捂上他的嘴,把剩下所有的话都堵在里面。


然后郑允浩无声地吻上他自己的手背。


气势汹汹的沈昌珉立马不见了踪影。


这实在是个很不浪漫的吻。


沈昌珉一手还拎着垃圾桶,这样想到。


不……压根都不算吻吧。


郑允浩的手心柔软,又带了点潮湿。没了化妆品遮掩的脸上,痘印就十分明显。已经是看过十几年的脸,当然比不上年轻的时候更好看。


沈昌珉却觉得自己又一次败下阵来。


 


(5)


沈昌珉——面对郑允浩的沈昌珉,总有些阴晴不定。大概是郑允浩在对外展示时把精明能干的份额全部用完了,和他相处时剩下的大多都是让人哭笑不得的单纯和迷糊。


沈昌珉觉得自己真是年纪大了,神经衰弱再经不起折腾。从家里去机场的路上专门给郑允浩带了杯热水,脑袋里一边担心他胃痛一边还在循环播放刚刚隔着手背的吻。


心跳比平时快了一些。


耳尖比平时烫了一点。


沈昌珉有点想问问郑允浩是什么意思。自己翻来覆去一品咂,又觉得没什么必要。


已经是比恋人更亲密的关系,他想,反正自己肖想郑允浩也不是一两日,现在应该高兴才是。


坐在前座的工作人员正在按照经纪人的嘱咐为他们核对回国后的行程,后面的两个人默契十足地同时走神,一句话都没听进去。直到快下车时沈昌珉才像恍然大悟似的从背包里拿出了保温杯:“喝点热水吧,不然没法过安检。”


郑允浩接过水杯,心猿意马。


年轻的时候,他想要名声荣耀,想站在顶峰,想成为王者。


他为此拼命努力。


后来他想要的是身边这个人。


想拥抱,想亲吻。


额头、鼻子、微微翘起的嘴角,还有世界上最漂亮的眼睛。


想变得更亲密。


他自然也要付出全部争取。


这可是我们昌多里。


郑允浩这样想,把杯子递回去的时候望进沈昌珉专注的眼神里,心脏狠狠地撞上胸腔。他又看看自己的右手背,怎么现在冲动都不够彻底。


果然年纪大了会患得患失。


郑允浩立马在心底否定自己。患得就算了,我又怎么可能会失去他。


 


(6)


飞机刚刚起飞,郑允浩就凑到沈昌珉身边,把他的耳机取下来,轻声说:“昌珉呐,我睡会觉,有什么事情你就喊我。”


“你胃疼吗?”沈昌珉立马觉得不对劲,仔细端详了下郑允浩的脸色,发现除了比平时苍白一点倒是也没什么不同。知道他没有大碍,沈昌珉略微放下心,从背包里找出胃药和上机前重新接好的热水:“吃了药休息吧。”


“我还以为你会说……”郑允浩乖乖地接过他手上的东西,想说的话在沈昌珉给他戴上自己的一只耳机时停了下来。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换了最新款的AirPods,郑允浩觉得这次耳机里传来的声音格外的好听。


又是《旅程》。


不知道是刻意还是巧合,他看一眼戴着另一只耳机的沈昌珉,把杯子还回去,老实地靠上椅背,闭起眼睛的时候又察觉到身边的人给他细心地掖好了毛毯的缝隙。


“允浩哥以后要少吃些冰的,好吗?”


郑允浩点点头,在音乐声中渐渐起了睡意,一双修长漂亮的手摸索了半晌,悄悄握住沈昌珉搭在腿上的小臂,又在毛毯的遮掩下变成十指相扣。


这实在是很好。郑允浩这样想着,迷迷糊糊地睡过去,迷迷糊糊地下了飞机,跟在沈昌珉后面一副比平日里严肃不少的表情,但其实只是还没能完全清醒过来。


不过在沈昌珉问他要耳机的时候,郑允浩就猛然打起了精神。翻遍身上每一个口袋,又把随身的包折腾了个底朝天,他露出有点委屈的表情:“昌珉,哥再赔你一副耳机可以吗?”


沈昌珉深吸一口气,打定主意不能再这样放纵郑允浩了。


 


(7)


沈昌珉在夜里十点的时候接到郑允浩的电话。


透过听筒传来的声音带着点沙哑,又带着点撒娇的意味,沈昌珉听郑允浩絮絮叨叨抱怨自己回家以后找不到那副还没用过的耳机,又说自己还是胃有点痛,想嘱咐他早点休息,就听到对面问:“昌珉,你来帮我找找好不好?”


“明天再找也……”沈昌珉的话音一顿,“好吧,我现在去找你。”


两人在韩国的公寓离得不远不近,相邻的街区驱车也就是十几分钟的路程。下车之后沈昌珉被发凉的晚风吹得精神抖擞,路过便利店时又进去买了两瓶热好的牛奶。


这样的事情已经不知道做过多少次,他认命地叹口气,想起自己下午还信誓旦旦不要再做这样的事,结果反而心里空得厉害。


劳碌命啊……沈昌珉敲响了郑允浩的家门。


进门的时候男人很自然地接过牛奶放在桌上,沈昌珉弯下腰脱掉靴子,又把大衣挂在门边,嘴里还抱怨着:“耳机又不是什么大事。这么晚了还不休息,明天的工作应付得来吗?”


“那昌珉不是也没有睡觉,我一打电话就立马接起来了。”郑允浩理直气壮,拧开一瓶牛奶递给自家状似生气的弟弟,“喝牛奶。”


“我不喝……”沈昌珉抬起手想顺顺自己被风吹得凌乱又毛躁的短发,一转头又被郑允浩吻个正着。这次没了手背的遮挡,嘴唇猝不及防地撞上牙齿,沈昌珉吃痛地微微蹙起眉尖,脸颊一点点烫起来,最后连脖子和耳尖都变得通红。


呀西……就不能更加认真一点、浪漫一点地接吻吗?这样的想法在沈昌珉脑海里一闪而过。


他抬起的手搭在郑允浩的肩上,又把他拉得更近了一些。


如果是面前这个人的话,大概是真的没有办法再认真一点、浪漫一点了。




-END-


感谢阅读~

评论

热度(2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