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魔教无差】In Our Time: Love & War

ゆず:

现实向架空文,入伍前的时间线设定。


In Our Time



Love & War




(一)


郑智慧的婚礼。


当司仪终于说出“新郎现在可以亲吻新娘”的时候,沈昌珉下意识地扭过头,就看到郑允浩一脸复杂的表情。


于是他抬起手挡在身边的男人面前:“别看。”


沈昌珉脸上带着笑,任谁看都像是玩闹。郑允浩也挂着最得体的笑容,侧过头与他对视。


两双眼睛里却尽是不言而喻。


 


(二)


郑允浩和沈昌珉相伴多年,极少吵架。原则习惯几乎都磨合成最适合彼此的样子,没有什么事不能包容和忍耐的。


这也意味着一旦吵起来,必定是惊天动地的大事。


郑允浩怎么也没想到,不过是抽了两天时间制作入伍前个人的SOLO专辑,回来自家弟弟就劈头盖脸地丢来想要提前入伍的消息。


争执还是无可避免地爆发了。


郑允浩躺在床上盯着天花板,又忍不住想起两天前在公司的练习室里两个人最后的对话。


 


“哥,我只是为了东方神起。”


“那你就应该两年之后再入伍。昌珉,你和哥说,你到底是为了什么,非得要这样闹得身边的人不得安宁?”


被他这样训斥,沈昌珉明显有点委屈却又硬生生地忍住:“公司和经纪人那边我都已经商量好了,不得安宁的好像只有你一个人吧。”


他深吸两口气,眼神里带着决绝:“弟弟不应该总是又调皮又任性的嘛?以前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所以这都是哥欠我的。”


郑允浩语塞,下意识地想去安慰面前早已经比自己挺拔的男人,却又没有动作。


“郑允浩,其实你都懂的吧。”


离开之前,沈昌珉这样说。


 


郑允浩在床上翻个身,右手下意识地按着隐隐作痛的胃。


大概队长做久了,粉饰太平的习气也根深蒂固,有些事情自己不愿意提,沈昌珉也从来不说出口,两个人就假装相安无事地结伴同行,从不说起有关分离的话题。


公司里组合按照年龄分开陆续入伍已经是惯例,毕竟是做明星的,最基本的曝光度是日常生活的必需品。郑允浩之前还算着弟弟恰好小两岁,SOLO两年以后自己出来接班活动,一切都刚刚好。


但沈昌珉说想提前入伍。


换句话说,想放弃自己所剩无几的二十代。


郑允浩其实已经看过公司给沈昌珉在个人活动时期的大致规划,已经确定好的通告落在纸面上也是密密麻麻的一页。于是他才觉得放心。


 


大概这就是郑允浩对外精明强干的形象。但实际上他私下幼稚又过时。手机倒是总会被沈昌珉换成最新款,点开的应用却一直都是通话、短信那几个最基本的,学会使用聊天软件也不过是前段时间的事情。自然,网络上的评论也是不常看的。


沈昌珉倒是会一边嫌弃他一边挑出些重要的——或者说是正面的消息告诉他。郑允浩乐得享受这样贴心的服务,时间久了也会让自家弟弟产生出他总是“两耳不闻窗外事”的错觉。


但郑允浩心里有件事情藏了很多年,谁都没有说过。


具体是几年前他已经记不清楚了,反正只记得是一个刚刚开完演唱会、疲惫到极点的夜晚。沈昌珉因为前几天的感冒高烧仍旧有气无力,撑完演唱会脸色发白地坐在后台,等待经纪人开车来的间隙就靠在郑允浩肩上一动不动。


“哥,你用我的手机给家里发条信息说……。”


郑允浩听着沈昌珉声音嘶哑,心疼得不得了,赶忙拍拍他示意自己已经明白了。拿起沈昌珉放在桌上的手机,他划开屏幕,跳出来的不是桌面而是类似SNS的界面。


一个顶着自己照片的账号在几天前沈昌珉归国后生病的新闻下评论:“沈昌珉自己什么用都没有就算了,还要拖允浩的后腿,有什么资格和哥哥一起组队。”


郑允浩只觉得脑袋“嗡——”的震了一下,张口结舌脊背发凉。他下意识地去点那个头像,却意外地退出了图片浏览界面。


他才发现这只是一个截图而已。


郑允浩大脑一片空白,盯着手机屏幕手足无措,愣了几秒才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找到了沈昌珉和母亲的聊天记录,发去了“一切都很顺利”的信息。他想删掉那张截图,又怕沈昌珉看出什么不对,漏出小小的叹气声就被身边的男人听了个正着:“哥,进去以后是桌面,然后点左下角那个图标。”


“啊呀哥也是知道的啊,昌珉好好休息吧。”


郑允浩偏过视线就看得到沈昌珉安可结束后被汗水打湿的发顶,鼻子一酸甚至有了想哭的冲动。从那时起他就在想,如果沈昌珉有一天能够安心地做自己时,才不至于埋没了身上那份天资和光芒。


他知道自己的弟弟有多优秀。


他也知道自己的弟弟是可以独当一面大放异彩的男人。


但郑允浩没想过的是,沈昌珉不是想做东方神起。


而是只想做东方神起。


 


电话响起得很突兀,郑允浩把自己从不怎么愉快的回忆里抽离用了好几秒钟的时间。他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我们昌多”,诧异地点了接听:“昌珉……?”


“允浩哥,是我。”对面传来曺圭贤的声音,“昌珉喝醉了,我把他送回家了但是又不放心他一个人。明天我还有行程所以能不能麻烦……”


“我马上过去。”郑允浩把睡衣脱了随便团在一旁,抓起衣服一边套头一边向门口走去,也顾不上拖鞋,只是赤脚踩在冰凉的地板上。出门前大衣随手搭在臂弯,郑允浩弯腰穿鞋,还不忘嘱咐道:“圭贤你帮我把手机打开免提放在他身边,我也好听着些。如果着急的话你就先回去吧,路上开车注意安全。”


“允浩哥也注意安全。”


郑允浩听着那边传来细碎的声响,没过了几秒钟就听到曺圭贤“昌珉我要回去了你早点休息吧”的声音。


然后他又听到沈昌珉带了浓重鼻音的声音:“你们都急着走。”


郑允浩手一抖,手机差点摔在地上。


 


(三)


在路上,郑允浩第一次萌生出了两个人的公寓距离太远的念头。


其实平日里也就半个小时的车程,因为现在已经是凌晨的缘故,时间还会再节省很多。但他就是静不下心,在红灯前踩下刹车的动作都已经是无意识的本能。


手机的声音被郑允浩放到最大,沈昌珉和曺圭贤的声音就清楚地落在他的耳中。因为沈昌珉的一句话,曺圭贤像是又坐了下来,听着已经醉得严重的男人唠唠叨叨地说些平时永远不会出口的抱怨:“你知道吗?今天居然有后辈来和我说,让我不要再和允浩哥吵架了。明明这次是他先生气的,他们怎么都觉得我是坏人?”


“大概因为你以前总是欺负你们允浩哥吧。”


“什么?”


“毕竟允浩哥总是看你的脸色。”曺圭贤声音凉凉地扎进沈昌珉的心脏


郑允浩眼前下意识地就冒出了弟弟又气愤又委屈,欲言又止有口难言的样子,甚至忍不住想勾起嘴角。


“喂,你到底是不是我兄弟,怎么总帮着他说话。”


“因为我们都觉得他的顾虑很有道理。而且在这么大的事情你不提前和他商量一下就擅自做决定,他不生气你才更应该担心。”


“他的顾虑……”沈昌珉发出了意味不明的笑声,“你知道四年是什么概念吗?那时他就33岁了。”


“然后呢?”


“我们都要老了。”


“沈昌珉你……”


曺圭贤的话很快就被打断。用郑允浩的话形容,沈昌珉一直是个多思多虑的孩子。少年老成,在人前人后情绪都收敛得很好。他所流露出的情感,大多也只是他想流露出的情感。


然后他听到沈昌珉压低了声音,说出的话更像是喃喃自语:“其实你们说得都对。但是如果所有事情都能用对错判断的话人生也就没有这么难了。”


郑允浩的表情不自觉地严肃下来,心脏突然跳得飞快。


“我们从来没有分开过这么久。我不是担心我自己,我只是担心他。”


“就算入伍也是有休假的。”


“不是。”沈昌珉吸了吸鼻子,“他一个人活动两年,不知道要在晚上偷吃多少冰,忘带多少次门卡,胃药也会丢得到处都是。”


“其实允浩哥平时偶尔关照我们的时候,什么细节都记得很清楚。他只是……”


“他只是依赖我。我怕他不依赖我。他总是这样,好像担了队长的名头就该担着组合的前途,明明只有我们两个人了,还是放不下逞强的心思。”沈昌珉语气里带了点气急败坏,“谁需要他负责,我早说过人生就是一个人的人生。”


郑允浩抿紧了嘴角。


电话那端是大片的沉默。紧接着有些嘈杂的响动,曺圭贤叹了口气,说:“昌珉,刚才我打电话叫了允浩哥过来,你的手机一直开着免提。”


“嗯?”


“我说,你刚才说的,大概已经被你哥全部听到了。”


“曺圭贤你!”


这次的声音是真的气急败坏了,郑允浩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砸在地板上的声音,刚想开口说什么,通话就突然被掐断了。


郑允浩认命地想,好吧,还有几个路口就到了。


 


(四)


他用沈昌珉放在自己那里的备用钥匙打开他的家门。


扑面而来的歌声让郑允浩愣了一瞬间。


熟悉的尖叫声,舞台上的人像是不知疲倦地甩着毛巾,脸上的汗水在聚光灯下闪闪发亮。


It’s time for love.


Somebody to love.


像是刻在灵魂里的本能,他不用看画面就猜得到电视上正在放的是09年他们在东京巨蛋的演唱会。


心底漫上来的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郑允浩走过去,目光落在蜷缩在大号懒人沙发里的沈昌珉身上。


脸上带着喝酒后的薄红,沈昌珉仰头看他,目光澄澈如最初的少年。


郑允浩弯下腰去把他露在外面的半截小腿仔细盖好,直起身来刚想说什么,沈昌珉却突然倾身过来,修长的手指直直地挡在他面前:“别看。”


郑允浩一愣。


“别看。”


沈昌珉又重复一遍,索性拿起遥控器把吵闹的电视关掉,挪了挪身子给郑允浩留出大半个毛毯,一米八几的男人硬生生地缩成了看着可怜兮兮的一团。


“哥,会冷的。”


与刚才那个把小腿明晃晃晾在空气里的人完全不是一个。


郑允浩缓慢地眨了几次眼睛,钻进带着沈昌珉体温的毛毯里,两个人挤挤挨挨地靠在一起。


沈昌珉扭头看他,一双深邃又湿润的眼睛映出的全是眼前的男人。他声音很轻,完全没有了刚才挂断电话之前的气势汹汹。低声细语的样子比起与哥哥的谈话更像是情人间的呢喃:“哥,我一直是不想让你变成一个人的,那你就舍得让我一个人吗?”


郑允浩没有说话。他看着自家弟弟把身子斜下去,用一个别扭的姿势靠上自己的肩膀又闭起眼睛,心头不知道怎么就开始发酸。


但是又带点甜。


于是他也歪过头与沈昌珉贴在一起,渐渐起了睡意。


郑允浩做了一个长长的梦。


梦里有他已经长成的少年。




-END-


真的,来暖气之前停更。


今天手背冻紫了【微笑】


希望看得开心~

评论

热度(1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