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Pizza 奇异铁

绝望的烤翅:

练笔
给猫 @周小猫Nocturne 谢谢你几个月前在展子为我拍了蝙蝠铁视频,超开心。奇异铁拖了大半年对不起
里昂下雪了,满脑子都是又大又暖和的食物【你是猪吗】

OOC.短.设定基本按漫画,极小部分按电影.不知所谓.尽量但不保证甜
*所有魔法相关名词来自《奇异博士V4》
V4的博士超级好看强推







Pizza

灰尘铺天盖地洒在Stephen的身上,他像一具死了几十年的枯骨一样僵硬地躺在地板上,《徐之道》摊开在他的右手边,白色光粒从书背里溜出来了一些。
整整半小时后他才爬起来,调动全身肌肉对一个刚刚从长达两天的精神状态脱离的法师来说有点强人所难。
魔浮斗篷不耐烦地推了推他的肩膀。
“别烦我。”Stephen说。
他可能永远习惯不了用裸露的精神体出门上街。行人倒是看不见,但赤身裸体与外界的超维度细菌作战还是令他极度尴尬。每次当战斗结束,他的心情就会理所当然的跌到谷底。
一些思想蛆在高大的书架边缘探出头瞅他。这些长满牙齿的红色小怪物一直想要伺机闯进他的脑子,他抬手打了个响指,它们又都胆怯地缩了回去。
“我的胃里好像在举办一场搏击赛。”他自言自语着爬起来,念出咒语将地上所有书籍归位。但显然他的脑袋确实不清醒,有一部分应该被列入“任何情况都不要打开”那一排的书被胡乱塞进了最靠近窗边的位置。
与此同时他的五脏六腑持续翻腾着,使用魔法需要付出代价,所以他总是饿着肚子,尽管这只是许多种折磨的其中一个。
穿透窗户进入圣所的阳光也总是有限,Stephen一边按揉绞痛的腹部一边盯着窗外,那个他回家时就停在门口搭讪姑娘的邮递员仍在那,他很庆幸这栋破房子的保护罩还能隔绝噪音。
现在他需要的仅仅是前往厨房,打开那个用十几根施加了魔法的锁链捆起来的冰箱,与里面众多从异界以及大街上搜集来的生灵打一架将它们拖出来,最后把它们扔进平底锅时忍受它们的凄声尖叫。
然后饱餐一顿?
没那么美妙。它们吃起来要么一股肺癌的味道,要么像黑死病一样难以下咽。况且这个过程实在劳心费神,一想到这些痛苦的步骤Stephen宁可继续饿下去。
他早已无法进食人世间的普通食物了,任何蔬菜肉类在他的口中都会化为灰烬。而在纽约这样的城市,不能点外卖的人实在可怜。
他想念披萨,他在大学里最爱的食物,想得抓狂。
但Stephen最终还是迈开脚步,毕竟饿死在至尊圣所不像是一个至尊法师的体面死法。
他登上楼梯,经过三座黑暗圣母雕像时魔浮斗篷也跟了上来,它看似莫名的愉快,绕着他打转。但这三个石头做的女人又开始老生常谈了。“Strange,你的精神脓肿再拖下去——”
“——就会被我自己的脓液淹死。还有那个比老鼠还大的胃溃疡也能疼死我。”他随口接道,急冲冲地向前走。“这些我已经听过四万多次了女士们。蒙诺普尔之月啊,别忘了我是医生。”
这次斗篷站在他这边,尾部甩在她们脸上。它像是知道她们没有痛觉,铲得格外用力。
“我迟早得把走廊上这堆东西都扔到地窖去。”自从王离开,照顾Stephen就成了他自己的活。但这是最困难的,他养成了说话给自己听的习惯。
难堪的是他毫无自觉。
灰色的厨房大门离Stephen不远了,这栋楼本就面积宽广,加上他赋予它的几个咒语,每次从大厅到书房再到厨房都能浪费好几分钟。
魔浮斗篷逐渐从他的身后飘荡到前方,但他却突然停了下来,就在门口,表情也变得诡异。于是它也停下来,一个角扭曲着冲他弯下,仿佛在问他到底什么毛病。
不该出现的香味从门缝里溢出来。
“——维山蒂救我,”Stephen推开门,动作的力度透露了他有多恼火。“Tony,你怎么在这?”
钢铁侠看都没有看过来一眼,他在红色衬衫外套着围裙,手里握着一柄刷子,正在全神贯注地往烤盘模具里刷油。
更可怕的是一旁料理台上已经准备好的面皮里不断冒出来的触角。
“你在干什么——你打开了我的冰箱?!”Stephen的音量骤然拔高,斗篷敏锐地把自己挂到了离他们最远的墙上。
“你的冰箱今天很听话。而且我也是会下厨的,Stephen。人们都说一个会吃的人同样是个好厨师。”Tony说。
Stephen快速地重新锁好冰箱,他瞪了男人无动于衷的侧脸一阵,上前将那双总算把那团不知道是什么的玩意儿丢进烤箱的手拉了出来。
“你受伤了吗?”他仔细检查了Tony的每根手指和每个指关节,随后又试图撑开对方的眼皮看看。
“别把我当蠢货。”Tony甩开他,指了指自己放在餐桌上的手机,和墙角的装备箱。“我早就做出了屏蔽器,你这房子里的东西暂时伤不了我——我压根就看不见它们——我是说大多数。”毕竟他还是成功的从冰箱里拿出了冷冻触手。
冷冻。他好不容易才吞下了对这个词的腹诽。它们动弹得可欢了。
而Stephen想除了把多余藏品扔进地窖,他也许更应该先收回给Tony的进入权限。
至尊圣所可是一栋会吃人的房子,字面意思。布里克街117A在常人眼中是座曾经烧毁过六次,传说闹着鬼的别墅,但Stephen在这里存放了太多不太友好的活物,它们有的吸食人类的情绪,有的只吃魔法,最危险的那几个喜欢新鲜人肉。
他可不想某天回家见到Tony的碎骨渣,或者一个疯了的钢铁侠。无论作为一个医生,或者复仇者联盟的一员,还是别的角色。
“你干嘛做这个?”他挑着眉毛,心底的担忧还没沉下去又浮起来。Tony是个科学家,每次来到圣所都充分发挥了
令至尊法师承担不起的冒险精神。有时比起Tony,Stephen宁愿Thor多来几次。
至少Thor只会“不小心”砸烂他的宝贝,Tony却处心积虑把它们全部搬回复仇者大楼做实验。
“你说过王不会做披萨。”Tony拍拍手,面粉成了第二层灰洒满Stephen的裤腿。“我相信一个中国人能料理好这——”他嫌弃地看向烤箱里仍在蠕动的触手“——这些。不过做披萨我比较在行。”
“你知道我不能吃披萨。”
Tony耸耸肩。“所以饼皮是用你的厄加沃利蛞蝓粉做的。我可以教你怎么做。”
男人无所谓的表情令Stephen的胃开始烧灼,胃窦所在的部位聚集着愤怒。没有人可以如此轻视魔法的危险,这么做的人都死了。
但Stephen的火无处发泄。他知道在某些时候——战场上,平日里,Tony注意到了他在吃些什么。不得不承认王的离开导致了他的健康状况越来越差。
但这时他竟第一次认为他的老伙计晚一点搬回圣所也没关系,Tony Stark不会随便为什么人下厨。也许除了Pepper他是第一个。
“别再进厨房了。”Stephen说。他的掌心都是老茧,幸好Tony的也一样,一个因为修炼多年魔法,一个因为做了太多实验,但他喜欢他们的手握在一起,他会觉得他们无所不能。
他的胃也好受了点。“别进书房,我的书喜欢喷火。”
Tony翻了个白眼。
“也不要上三楼……还有二楼的左侧走廊。”
“你就不能让这个该死的烤箱快点?比如一个咒语?”Tony无法听任何人的啰嗦,Stephen早就向他警告过无数次,但在Tony看来这些警告的意思只有一个——最好别来。
Stephen恢复了不满的表情。正如他的曾祖母尤妮斯所说,有时候姓Strange真的很讨厌。他对待爱情的方式就算在怪人云集的复仇者联盟和Algonquin圆桌会也算得上古怪了。
“我会创造一个的。”他说。“就用你的名字怎么样?”

评论

热度(1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