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珉浩】不应孤独(番外)

十七莴:

————又名LoveLoveLove(梦中梦)————


前文直通车--【珉浩】不应孤独 


 


然后,他一把将他的师兄扑倒在床榻之上


再然后……


 


“……”沈昌珉翻了个身,梦就醒了——醒?了!


做了个春梦,不,算不上春梦,在梦里他还没把郑允浩怎么样呢,他就醒了。


沈昌珉叹了口气。


沈昌珉心情复杂。


沈昌珉打算下床吃点东西慰藉心灵。


但是,为什么被子里冒起很大一坨?像,像是个人?


人!多年用左手解决的沈昌珉心脏狂跳:不会吧!我真把谁给睡了?


犹豫片刻,沈昌珉颤抖着伸手把被子一点点揭开,然后,倒吸一口凉气——


这鼻子这嘴这小脸儿!不是郑允浩,还能是谁?!


我真把师兄,哦不,允浩哥给睡了??


沈昌珉呆坐在床上看着郑允浩的睡颜,不是很懂今天的起床方式。


此时,郑允浩也醒过来了——像一只餍足的猫,躺在床上伸了个懒腰,虚眯着眼睛,笑着说,早上好呀,昌珉~


沈昌珉不敢动。甚至不敢接话。


可能没觉出什么异样,郑允浩边说“那我先洗漱咯”边下了床,光着身子,没错,一丝不挂的那种。


而且身上零星可见暧昧的痕迹,成熟男人沈昌珉心下了然。


一觉醒来发现自己把哥哥睡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喂,我说,”沈昌珉发呆了好一会儿,郑允浩洗漱完毕,随意套件T恤,向他走来,抱怨着,“以后不许再身寸在里面,跟你说过多少次,很难清理的。”


这句话的信息量有点大。


“允、允浩哥,我们是、是情侣吗?”沈昌珉忐忑地问。


郑允浩哭笑不得地坐到他身边,用手背贴了贴他额头,说:“不烧啊,你怎么了?”“我,我做了个梦,有点迷糊…”“哈哈,我说你怎么魂不守舍的,是噩梦吗?”郑允浩跟哄孩子似的把沈昌珉揽进怀里,手还轻拍他的后背,说,“情侣?结婚了也可以算情侣吧。”


而这句话的信息量简直爆炸了!


可能是一切太过美妙,美妙得失真,沈昌珉突然明白了什么,用力拧了自己大腿一下——果然,不疼。


 


“喂,你到底怎么了?怪怪的…”郑允浩嘟哝着。“没什么,我只是…”沈昌珉侧过头,盯着他哥,然后颇为熟稔地把他哥推到在床,自己欺身压上,冲着他哥耳朵眼儿吹气,“我只是又想要…”


说罢,一口含][住哥哥红润的小嘴,舌头也挤进对方湿][热的口腔,尝到一股清爽的薄荷味儿——啧,现实生活中他哥的确用薄荷味的牙膏,这梦也太真实了点。


郑允浩被吻得呼吸不畅,脸都憋红了,使劲儿推开沈昌珉,嗔怒道:“你昨晚都答应了,今天我生日不在床上过的!说好去看电影吃火锅!”


沈昌珉怔住:“额,我们俩?但是…东、东方神起?”


“东方什么?你说什么呢?”郑允浩觉得莫名其妙。


这下沈昌珉彻底弄清楚了状况——是梦中梦吧。而现在这个梦里,他和郑允浩只是一对幸福的普通爱侣。


“真好…”沈昌珉微微感叹,然后真正入梦,“没什么,等我洗漱好,我们就出发。”


 


这个乱糟糟的晨起对话并没有让郑允浩多想,两人穿得暖暖的出门了。


的确是梦。梦里他俩才能没有粉丝记者什么的跟着,简单又自在地过日子。他俩走在人头攒动的闹市街区,遮在袖口下的手牢牢牵着,而空出的手拿上几串关东煮,一边毫无形象地吃着,一边随意谈天说地。


牵着郑允浩的手,沈昌珉稍有恍神: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梦最不真实,但也最诚实。


又觉得苦闷——爱情终究使我变成了哲学家。


梦里的郑允浩依然是自己最爱的样子。“昌珉,我们看哪部好呢?”郑允浩站在影院海报墙前,咬着手指甲,犯起难来,“恐怖片不要,文艺片你喜欢但是我容易看睡着诶,嗯…”


可爱,哥哥什么样子都可爱。沈昌珉贪婪地享受着这份岁月静好。梦里的哥哥不用再为其他事情殚精竭虑——现在,哥哥只需要烦恼他俩看什么电影。


“看这个,水形物语吧。”沈昌珉笑着提议。


郑允浩嘀咕这海报看着挺恐怖的,也还是点头说好。沈昌珉宽慰他,别怕,不是恐怖片,只是一个有趣的童话故事。


 


在现实生活中,不久前,沈昌珉在家里休息时下了这部电影来看。看了一半儿,他就腹诽这片子跟美女与野兽的套路差不多呀——又忽然想到也许郑允浩会喜欢,之前采访问推荐什么约会电影,他的少女心哥哥就回答美女与野兽呢。


大约单纯善良的人总是喜欢也相信结局圆满的童话故事。


那他们会相信美丽但不现实的梦境吗?在灯光晦暗的放映厅里,沈昌珉盯着认真观影的郑允浩的侧脸,止不住地想。


 


果不其然,沈昌珉选对了片子,郑允浩看得抽抽搭搭的,还靠在他肩上。低头一看,他的羽绒服外套已经被濡湿一小片。


唉,总之我是不信这梦境的,允浩哥怎么会轻易掉眼泪呢。沈昌珉在心底叹了口气。


既然这依旧是梦,不如荒诞得更彻底些。


“允浩,你喜欢我吗?”沈昌珉小心翼翼地发问。黑暗之中他仍不敢直视郑允浩的双眸,于是闭上了眼。


却久久没有回应。


“那是讨厌我吧…”不敢睁眼的沈昌珉委屈极了。即便自己是这荒诞梦境的主人,也无法设计出允浩哥爱着自己的情节。


 


“…昌珉,醒醒…昌珉……”


恍若隔世,郑允浩的声音从熹微处走来,似乎是要带他离开迷蒙。


沈昌珉猛地睁眼,就看到熟悉的天花板,上面还悬着自己独居首尔家中的水晶吊灯,光耀夺目,于是伸手想要揉揉被光亮刺到发疼的眼睛。


没想到手被人半路抓住。“别用手揉眼睛,昌珉小朋友。”


是郑允浩在跟自己说话!


沈昌珉稍一偏头,就看见郑允浩抓着他的手,还温柔地看着他。


啊,这梦中梦,没完了是吧?!


“哥~别再来我梦里了,行吗?”沈昌珉撇撇嘴。


“啊?什么呀…”郑允浩莫名被开罪,无奈道,“你好不容易退烧,还没清醒点吗。”


闻言,沈昌珉愣住。又立刻狠狠地掐了自己一把,“啊”地大叫出声——


“这不是梦了?”


郑允浩几乎忍不住要笑出声,但又怕沈昌珉羞恼,只好清了清嗓子,娓娓道来:“那天你叫我到你家去,说要提前给我生日礼物,结果我到了你家才发现你感冒了,在发烧。”


“然后你昏睡一整夜,现在才醒,”郑允浩又摸摸他额头,“还好已经退烧了。来,喝点水。”说着,给他递上一杯温开水,刚被丢进去的泡腾片还在咕嘟咕嘟冒着气泡。


 


沈昌珉看了眼床头柜的电子钟,才早上7点多,日期是2月5号。他又捧了水杯,小口小口地嘬着,眼珠不安地直转溜,屋子里顿时一片安静。


等他把水喝完,郑允浩收了杯子,默默起身想离开他的卧室。


“哥,你听见我说梦话了吗?”沈昌珉拉住他的手腕,可能因为感冒了喉咙有点发炎,嗓音显得干涩。


没等郑允浩回答,沈昌珉又恹恹地说:“算了。哥,提前祝你生日快乐吧,礼物我记得给你了,回去再拆开看。”


郑允浩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他听见了沈昌珉的全部梦话。也已经拆了沈昌珉给他的礼物。


他看着沈昌珉在梦里似乎一会儿开心一会儿难过,而且知道这梦境与自己有关。


他打开沈昌珉给的礼物,发现是一本厚厚的相册,装满这么多年来沈昌珉镜头下的自己;在相册扉页不太显眼的地方,还有某人亲手写的“To允浩哥,photo by昌多拉”。


或许,有些答案,呼之欲出。


 


正当沈昌珉要放开手时,郑允浩轻轻回握住,还握得紧紧的。


“昌多拉,谢谢你的礼物,我很喜欢。”


“我、我也喜欢你,非常喜欢。”


“还有,”郑允浩握着沈昌珉的手,坐到床边,正视他好看湿润的眸子,“我相信童话故事,也相信荒诞而美丽的梦,你呢?”


 


沈昌珉这才敢与郑允浩对视。


他又掐了自己手臂一下,力气很大,留下了两道红红的指印。


“疼,真疼,是真的。”


郑允浩心也疼——这孩子不是烧糊涂了吧——连忙揉那红痕,想出言责备:“你——”


却被沈昌珉有点干燥的唇堵住了嘴,唇舌][交][缠间,郑允浩甚至能尝到一丝甘苦的药味儿。


一吻毕,郑允浩小脸通红。


可沈昌珉好像并不满足于此。


他推着他哥双双倒在床上。


“哥,我做了个梦中梦。梦中梦里,我们一千年竟然才接了两次吻!”


“……”


“你也觉得不可思议,对吧!然而事实上,我都快30了,才亲了你一次!”


“……”


“所以,现在,我们只争朝夕!不能输给梦境!”


说罢,白日宣淫起来。


 


此时,被亲手带大的弟弟压着胡作非为的郑允浩心里苦。


他话还没说全呢。


照顾发烧的沈昌珉时,就被这力大无穷的孩子迷迷糊糊压着亲了一口。


所以实际上,就快32的郑允浩和就快30的沈昌珉也已经接了两次吻了。


我们没有输呢。


我怎么舍得让你输呢。


就像我也不舍得让你美梦不成真。


因为我如此喜欢你,刚好你也如此喜欢我。


 


 


————————END————————


番外献上。珉浩/浩珉日快乐♪(^∇^*)


提前祝弟弟生日快乐,健康顺遂❤


过年也快了,过年快乐~


ooc是我的,希望阅读愉快(*^▽^*)


 

评论

热度(27)

  1. 我大约是脆的一百三十八天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