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珉浩】不应孤独

十七莴:

*在外地,今日自由安排,逛当地图书馆时恰逢馆藏展览,看到县志提及修仙的故事,就写了这个小短篇,当做哥哥生贺。
*会有番外,补充补充整个故事,在弟弟生日左右当成生贺放出。
*he,可放心食用,希望阅读愉快。
*ooc是我的锅,快过年了,就给大家表演一个顶锅跑路吧。\(^o^)/~




腊月廿八,无微山山顶——


郑允浩掐指一算,是了,飞升成上仙,就差今夜的天雷劫。


他的坐骑白虎像是感知到了什么,在他身边踱步低吟,烦躁不堪。


“乖,就在此地等着,我去去就来。”


他半命令半安抚好这三百多年来唯一的伙伴,然后孤身前去山顶受劫。


 


劫难之前,总是风平浪静。


他盘腿坐在山顶一颗老槐树下。


虽值寒冬腊月,槐花不开,但鼻尖总似萦绕着一股幽香,倒叫他想起从前许多事。


 


真的是很久很久以前了。


那时,他身边不只有白虎,还有师父、师弟。


现在,师父早已封神,前程往事也再不过问。


而师弟,他的师弟……


 


此时,山林间突然风声大作,夜幕上几道亮光闪过,远处传来阵阵轰鸣。


郑允浩敛神运气,准备好专心应付即将到来的天雷。


闭目等了片刻,并没有等来料想中的万钧雷霆。


 


四周又恢复一片宁静,他感到有人走来。


他睁眼,待看清来人,却似遭雷劈了一般,向旁边一歪,只堪堪用手撑地。


“昌…昌珉?”颤抖着出声,语气里尽是难以置信。


眼前的人怎么会是他的师弟——沈昌珉!


 


“师兄,别来无恙。”沈昌珉面色喜怒不辨,声音也是一如既往的冷硬。


只是一瞬的恍神,郑允浩便淡淡笑道:“多年未见,你、可还好?”


“不过,真是不巧,我今日要历劫呢,你……”


“那就恭喜师兄,今朝封神。”沈昌珉毫不客气地打断他的话。


闻言,郑允浩微微颔首,咬咬牙,抬眼望向沈昌珉,笑意盈盈:“多谢师弟。”


 


就在他俩说话时,狂风又起,雷声大作。


郑允浩急忙对沈昌珉说:“看样子无法叙旧了,师兄改日再好生招待你。”


说罢,还是习惯性地合十念咒给已成神的沈昌珉加了层有些多余的保护罩,而自己只身等待迟来的天劫。


此时一声巨响,一团闪电如火向郑允浩呼啸劈来!


他忐忑垂头,想着此遭再度失败也是命数,只是……


 


良久,并没有预料中五脏六腑都被撞散似的疼痛出现,自己反而被圈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意识到沈昌珉要做什么,立刻回神,慌忙欲挣脱,大呼:“不可!”


可已经迟了,紧贴着沈昌珉胸膛的后背感到一阵巨大的震动!


“昌珉!”他的声音急得带上了哭腔。


沈昌珉将他抱得太紧,他无法转身确认他是否安好。


又气又急还被震了一下,他竟昏了过去……


 


半山腰,草堂里——


郑允浩悠悠醒转过来,发现自己正躺在熟悉的床榻上。


白虎应该是在床边守候多时了,见他醒来,喜不自胜,激动地扑上去还舔他。


郑允浩还迷蒙着,一时无法推开这黏人的大猫。


 


端着药的沈昌珉一进入内屋,就看到这种感人场景。


沈昌珉顿住。


沈昌珉面色不善。


沈昌珉大手一挥——掌风将白虎扫到床脚。


 


大猫很怕沈昌珉,从前就怕。


于是它悻悻地蹲在床边,只敢小声嗷呜以示不满,不敢再动。


沈昌珉疾言厉色:“再有下次,我就让青龙把你悬在那棵歪脖树上三天三夜——”


“——还不快出去!”


白虎敢怒不敢言,留恋地看了眼主人,还是乖乖出去,并知趣地用尾巴把门扫弹掩上。


 


郑允浩见状,有些不满:“它好歹是我养的灵兽,你能不能温柔点。”


“你也是!再有下次,我就!”沈昌珉坐到床边,把药碗往郑允浩嘴边凑,又叹了口气,“罢了,先不说这个,快把药喝了。”


郑允浩有很多疑问,只定定看着沈昌珉,并不动作。


 


心念一转,沈昌珉故作无奈道:“啧,真麻烦,那我喂你好了。”


说罢,大口喝下汤药含在嘴里,又伸手钳住郑允浩下巴,向他微启的双唇吻去,药自然也渡了过去。


被“喂”了一口药,郑允浩已是满脸通红。


沈昌珉只红了耳朵。他清了清嗓子,说:“有什么要问的,趁我现在心情好,问吧。”


 


郑允浩面色稍复,要问的有许多,一张嘴却是:“我躺了几日了?”


“三日了,一直昏睡着,你再不醒,今儿就是第四日。”沈昌珉平静答道。


“哦,那今儿是正月初二了,”郑允浩顿住,像是下了决心,“生辰快乐,昌珉。”


 


沈昌珉并不领情:“现在搞这些戳弄人心的,你不觉得迟了许多吗。”


他将药碗放在一边,发现郑允浩听了他的话愧疚得缓缓垂下头。


于是,沈昌珉再也忍不住,将郑允浩拥入怀中。


“三天前我主动来找你,就是想对你说,”沈昌珉伏在郑允浩肩头,犹豫一会儿,还是开口,“哥哥,生辰快乐。”


 


千年之前——


满是槐树的无微山上住着一位上仙。


这一年,郑允浩几经波折才拜了这位从不收徒的上仙为师,入师门后,更是每天勤勉修炼。


又一年,师父亲自从山下收来一个徒儿,说他骨骼惊奇,是修仙之良才,还叫郑允浩好好带着他一起修炼。


看了眼师父身边跟着的怯生生的、眼里似乎还带着想家的泪花的小少年,郑允浩心中并不服气——这样娇气的小少爷能得参仙道?


 


师父的话郑允浩始终会听从的。


但郑允浩自己还是个半大小子呢,比眼前这个细声唤他“师兄”的小少爷也就大了两岁。


“那个,沈昌珉,”于是,新上任的师兄郑允浩严厉地说,“你要只是来玩玩儿的话,就趁早放弃吧,修仙很苦的。”


新来的师弟明显是被师兄吓唬住了,小心翼翼地点点头,心里直喊妈妈我不爱修仙只爱学习。


这小少爷,眼睛生得倒是好看。郑允浩心里却这样嘀咕。


 


白驹过隙,师徒三人在无微山上修仙已过三百余年。


本就是上仙的师父前不久刚渡完劫,飞升成神。


神应该是孤独的。


所以,师父决定离开无微山,离开将来会成神的徒儿们。


 


临行当晚,恰是除夕,两个徒弟说什么也要同师父饮酒饯行。


这三百年来,正如师父所言,沈昌珉是个良才,进步神速,和郑允浩一样,现已修成仙子。


而他和郑允浩的关系,经过多年磨合,早如亲人一般。


郑允浩也把沈昌珉当成亲弟弟对待,一直宠得不行,沈昌珉的脾性也愈发骄纵。


 


也许,师弟以后会封酒神吧。


看着醉卧榻前的沈昌珉还抱着酒罐子不撒手,郑允浩无奈又宠溺地笑笑。


师父马上要离开了,他将郑允浩唤到门前。


他交给大徒儿两个锦囊,说你俩生辰就在除夕前后,这是为师的礼物,绣虎的给你,绣龙的给昌珉。


顿了顿,他又叮嘱郑允浩道,修仙寂寞清苦,成神后更是孤独,允浩你可知?


郑允浩回答徒儿明白。师父又说,可昌珉不明白。说罢,便化作轻烟,再不见踪影。


当时,郑允浩没懂师父最后那句话的意思,却记住了那句话。


 


翌日,沈昌珉酒醒,郑允浩将锦囊交给他,说是师父留下的礼物。


沈昌珉忙不迭地打开,金光四散而出,随后一条寸长的小龙飞落在他掌心。


“是灵兽!”沈昌珉大喜过望,“师兄,你一定也有,是什么是什么?”


郑允浩微微一笑,唤了句“白虎”,一只威风凛凛的大白老虎就从门外信步走了进来。


“师父偏心!怎么师兄就得了那么神气的老虎,而我却只得一条小蛇!”沈昌珉不满地嘟囔。


“愈发没规矩了,这是师父的心意,不许胡说!”郑允浩佯怒,但也出言宽慰,“青龙可不是俗物,许是你修为尚且不够,你勤勉修炼,将来它必定能一飞冲天。”


沈昌珉见郑允浩没有真的生气,便孩子气地往床上一躺,耍赖道:“不管!我被师父伤到了心,我今天要休息一下!”


见状,郑允浩也不恼,招招手,白虎就向沈昌珉走去,把他哇哇大叫地叼下了床。


 


就这样,二人一虎一龙吵吵闹闹地修着仙,又过了三百年有余。


但是,师父赠予沈昌珉的青龙并未随着他的修炼而长大,一直保持着小蛇的模样。


沈昌珉不愁,愁的倒是郑允浩。


师弟端的是人中龙凤、仙中翘楚,怎么他的灵兽却这副样子,实在不像话。


于是,郑允浩四处寻仙拜神,以求妙法帮助小龙早日长大。


 


哪知沈昌珉毫不领情,修炼也日益懒怠。


郑允浩拿出师兄的架子责令他好生修炼,却被他一句话噎得不行。


“我不想成神。”


 


郑允浩无法理解,如今他俩即将渡劫飞升上仙,再修三百年,最后渡一劫便能成神。


千难万险走过来,都到这一步了,现在他沈昌珉说不想。


“简直胡闹!”郑允浩心烦意乱但又别无他法,只得大声呵责,“去山洞里面壁思过!”


沈昌珉不再出言不逊,原本漂亮剔透的双眸蒙上一层雾气。


他盯着郑允浩看了会儿,便领了责罚去。


 


郑允浩一个人待在屋里,想起师父临走前说的话。


可他想不通昌珉不明白什么。


若说是不明白修仙的寂寞清苦和成神后的孤独,可如今这情状,他分明是再清楚不过,才会说自己不想成神吧。


所以昌珉不明白什么。


 


晾了沈昌珉几日,郑允浩去山洞里找沈昌珉。


他想同他再好好谈一谈。


可晚上到了山洞,哪有沈昌珉的身影!


郑允浩思忖着,无微山仙气环绕,师父走前又布下结界,自己也是时常巡视,寻常精怪不敢造次,名头大的妖魔若来犯,自己不会一点都不知道。


所以,一定是那臭小子又跑哪儿喝酒去了!


 


在山脚的小酒馆里,郑允浩找到了喝得酒气熏天的沈昌珉。


“师~兄~~”沈昌珉一见他就跟大猫似地扑过来、抱住他。


“你!你简直——”“简直胡闹,简直孺子不可教,”沈昌珉打断他的话,“师兄我们去山顶吧,今夜月色很美呢~”


说罢,也不知这醉鬼哪儿来那么大力气,纠着他师兄,一个腾云,就来到了山顶。


 


郑允浩想山顶也好,夜风习习,能把人吹得清醒些。


他放柔声音问:“你是害怕孤单,才不想成神,对吗?”


沈昌珉并不答话,只仰头看着天空,似乎真的在赏月。


“师兄只是觉得都到这一步了,不成神,很可惜。但若你实在不愿成神,强求也未必有益。所以你喜欢做什么,只要不违法乱纪,做便是了。”郑允浩把话说开,觉得轻松,也抬头望月——今夜并不是满月,缺了一角,但荧荧月光亦是美不胜收。


沈昌珉终于有了反应,他盯着师兄的侧脸,说:“我喜欢什么,都可以吗?”


“嗯,当然。”郑允浩此刻心情畅快,头也不回地答道。


“那,如果我,”沈昌珉将郑允浩拉过来,正对着自己,又凑上去轻轻一吻他的唇,说,“喜欢的是你呢?”


 


“啊!”沈昌珉被郑允浩一掌拍在心口,惨叫倒地。


郑允浩这才回过神来,一边说着“我看你醉得不轻”,一边几乎是落荒而逃地走掉。


走了一半,郑允浩暗道不好——他之前算过,沈昌珉会比他先渡劫升上仙,约莫就是最近这两日——自己不该揍他,更不该留他一人在山顶。


于是转身折返,眼见一道天雷就要劈向沈昌珉!


他飞扑过去,替沈昌珉生生挡下这道天雷!


没料到之后还有两道接连劈来,两人都受不住,晕倒在地。


 


而等沈昌珉醒来,他已飞升成上仙。


守在他身旁的竟然是师父,却不见师兄。


师父见他一脸焦急,缓缓道来:“允浩有自己的路要走,你也有;他明白了你的心思,可你明白他想要什么吗?”


沈昌珉顿时沉静下来,说:“明白。”


忽而听得屋外一阵龙吟,沈昌珉疑惑地看向师父,师父还是淡淡道:“青龙已经长成,莫要辜负,去吧。”


沈昌珉拜别师父,驾着青龙从此离开无微山,也再未见过郑允浩,一晃又是三百多年。


 


半山腰,草堂里——


郑允浩挣开沈昌珉的怀抱,有些害羞,还是正色道:“谢谢。”


然后,斟酌一会儿,随即开口:“我还能再问你几个问题吗?”


沈昌珉点点头。


 


“你知道了?”郑允浩探究地看向沈昌珉,又似想到了什么,“师父告诉你的?”


沈昌珉不疾不徐:“我是知道了,但不用师父告诉我,看师兄这副样子就知道了。”


“三百多年前,你替我挡了三道天雷,不仅成全了我上仙位分,还成就了我的青龙,结果你自己修为散去大半,还伤了仙本,连带着之后几次升上仙都失败,这次也…”沈昌珉心疼地说着,“师兄,你不恨我吗?明明想成神的是你,却被我这不想成的给当上了…”


“胡说,师兄怎会恨你?”郑允浩怕极了沈昌珉这自我厌弃的样子,急忙回答,“成神如此孤独,我还怕你恨我、恨师父呢。”


 


“但,师兄,你可能再也无法成神了…”沈昌珉说着竟是一副快哭的模样。


郑允浩见状,忍俊不禁,轻声笑道:“如果这就是我的路,那我甘之如饴。”


沈昌珉不解。


 


“神应该是孤独的,所以他们不再与别的神交好,所谓王不见王嘛,”郑允浩温柔地安抚着师弟,“可我只是小仙,可以拜在你这尊神座下。”


沈昌珉心下激动,又不敢相信,抢着发问:“所以师兄,你愿意…”


“是,我愿意,”郑允浩主动靠进沈昌珉怀里,说,“以前我以为自己明白成神的孤独也挨得过,可这三百余年,我虽未成神,但也独自度过,才发现自己并不舍得你。”


“我很想你。”沈昌珉听见郑允浩这样说。


无须多言,沈昌珉手一抬,在屋子周围布下结界,又命青龙去看住白虎。


然后,他一把将他的师兄扑倒在床榻之上……


 


神应该是孤独的。


可心不应孤独。


 ————————END————————


我查了下


哥哥生日农历是腊月廿八,弟弟是正月初二


嗯,都是好日子


才能生得如此两位仙子(*^▽^*)

评论

热度(30)

  1. 我大约是脆的有事这次回来得晚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