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贝白贝】顺其自然

原来是我长得胖:


无差文且不是三角
ooc



正文】



“人傻钱多。”

这是李京泽对白曜隆的初期印象,因为不是什么好词儿,他说的时候还有点儿不敢看对方。

可白曜隆似乎一点都不在意,傻笑着转到他师傅面前,咧着一张嘴问,“那现在呢?”

“傻是真的傻,不过嘛。”李京泽顺手胡噜了一下白曜隆的圆脑袋。“后来才发现,那你还是没有爸爸我有钱。”

李京泽说完自己就笑开了,露出两颗小虎牙,看得白曜隆心里甜滋滋的。他低下头凑到李京泽的颈窝里使劲蹭,对方怕痒,嬉笑着要躲,他却没有放过的意思,反而伸手抱住,拦下了李京泽的退路。闷闷的声音从脏辫少年的耳后传来,有一点点的羞涩,还有一点点的期待。

“既然这样,那赚钱养家的重担可就要交给贝贝你啰。”

diss天diss地开口就有punchline的battle king沉默了半晌,最后啥韵也没押上,只是红着脸小声的回了一个嗯字。



*** *** ***

因为戴着有色眼镜,所以一开始在成为白曜隆师傅这件事情的态度上,李京泽是拒绝的。他操着不知道从哪里学来的四川话,狠怼给他提出这个请求的刘嘉裕。

“老刘你他妈怕不是个瓜皮,这种几把要求你也好意思提。”

刘嘉裕对于李京泽日常说话也要压着韵这点早就见怪不怪,也不恼对方骂他,只是不由分说的拍拍李京泽的肩。

“你现在是嫌弃,不过我敢保证,最多一个礼拜,你搞不好爱上人家了都不一定。”刘嘉裕还怕李京泽不相信,又特意补了句,“真的,一特别讨人喜欢的小孩儿。”

李京泽当然不信,撇着嘴白眼都翻到了天上。

可谁又成想,刘嘉裕到底一语成谶。

怕是换成任何一个人,都没法对人前人后师傅长师傅短的白嫩少年板着一张脸吧。李京泽本来就是孩子心性,白曜隆又确实招人稀罕,像刘嘉裕说的,没过个几天,李京泽对于这个比自己小两岁的徒弟,就真的从嫌弃变成了嫌弃的宠溺。

“爸爸的徒弟只有爸爸才能说他,你们谁敢说小白不好就是想跟爸爸我battle。”

兄弟们不是翻白眼就是懒得搭理,只有白曜隆傻呵呵的递给李京泽一杯热水。

“师傅你对我真好!”

李京泽接过水,刚刚那点嚣张的气焰这会儿立马熄下去七分,心里既无奈又好笑。这要是送去地下比赛,就白曜隆这张脸,什么狠词儿从他嘴里蹦出来应该都没有杀伤力吧。

不过这嘴唇倒真是粉粉嫩嫩的,跟抹了口红似的,就是不知道是个什么味道。

嗯?李京泽被自己这个想法突如其来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喝了两口水压了压惊。一抬头,对方还在笑,眨着一双眼睛看着他。

“看我干嘛?傻死了!”

“嘿嘿嘿嘿师傅好看嘛。”

“跟你说了多少遍!不是好看!是帅!帅!帅得恼火的帅!”

后来俩人聊到这事儿,白曜隆像发现了新大陆似的,嚷嚷着原来李京泽那么早就对他有不纯洁的想法了。

李京泽也不反驳,吧唧在白曜隆的闪电头标上亲了一口。

“彼此彼此,毕竟我知道是你撺掇老刘来找的我,对不对?”

“卧槽!壳总是狗吧!说好的保密呢?”



*** *** ***

李京泽跟所有人说话基本都押韵,而且基本句句有梗,不是搞笑的就是骂人的。

所有人不包括白曜隆。师傅跟徒弟讲话的时候再正常不过了,只是情绪听起来比较丰富,偶尔霸道偶尔严肃偶尔调笑极少的时候还会撒撒娇。

丁飞看着好奇极了,问李京泽为什么从来不跟白曜隆来freestyle那一套。没想到对方听了苦着一张脸跟他抱怨。

“我真没法跟一个内心充满了和平正义与爱的人battle。”说着李京泽还叹了口气,“你说,这样儿式的徒弟我要了有什么用?”

“徒弟当不好就把人变成你男朋友?”

“丁老逼你给爸爸滚蛋!”



*** *** ***

李京泽是一个喜欢主动出击的人,据说娄云鹏有首歌里的歌词还是他给提供的灵感。

“爸爸我看上的人,谁敢动一个试试?”

夜店里没有带不走的妞,即便是有主的,年少轻狂,截胡也是常有的事。

凑巧,白曜隆也是个直球。虽然没正儿八经谈过恋爱,但依着小学就习得的一人追三十多个姑娘的经验,那遇到喜欢的,也指定二话不说就上了。

所以当牛逼哄哄的李京泽遇上愣头愣脑的白曜隆时,这个世界上就多了一种正正得负的效应,仅属于他俩。

李京泽发现事情不对是在某个再普通不过的下午。前一天和白曜隆打游戏打到凌晨三点,被催促了好多次才放下手柄去睡觉,临上床前他还想去厕所抽根烟,烟都叼在嘴里了,猝不及防的被白曜隆拿走。

“别闹,让爸爸抽一根,都一晚上了。”

李京泽以为对方在跟他开玩笑,没当回事儿,伸手就想去抢。

“戒了吧贝贝,真的,对嗓子不好。”

白曜隆几乎不喊李京泽“贝贝”,要么就是“师傅师傅”的跟着,有时撒娇也会叫一叫贝爸。这会儿冷不丁的给人喊了名号,李京泽还愣了一下。他看了一眼正经脸的白曜隆,眼神不自觉的闪躲了,心里有点慌张。为了掩饰尴尬,他咳嗽了一声,嘴上依旧不让步。

“小屁孩儿,爸爸的事你少操心。”

“李京泽!”

嬉皮笑脸的小徒弟现在一脸严肃,甚至眼里还有些愠怒。连名带姓的被点名,按平时,李京泽该生气的,可他此时却发不出来火。酝酿了好久的种子终于还是颤颤巍巍从土里挣扎了出来,李京泽只想扒开白曜隆的心,看看那里面是不是也有绿色的苗苗。

可是他不敢,日天日地的李京泽在面对看起来坦荡无比的白曜隆的时候,显得异常小心。

他知道自己怂了,所以心里挺不是滋味。瞪了同样梗着脖子的白曜隆一眼,又扫了一眼他手上攥得死死的烟。李京泽只骂了一句操你妈。

转身上床的时候他听到了背后的一声叹息。

第二天醒来已经是下午,李京泽还没睁开眼睛,手已经下意识的往旁边挥了挥,空的。

李京泽心也空了。

他坐起来之后还不甘心的转头去确认,好像是怕那么大个人会从床上跌落一样。可是确认的结果不尽如人意,什么也没有。

一定是生气了吧。李京泽沮丧的扒拉了两下自己的寸头,有点不知所措。

白曜隆没对李京泽发过脾气,音量高的话都没说过。这会儿要是真生气了,他连怎么哄都无从下手。

可昨儿他不让抽自己可不就没抽了吗,还生哪门子的美国气阿。

李京泽想到这里觉得委屈,塔拉着拖鞋有气无力的往洗手间走,路过厨房的时候里面有细碎的声响。他把脑袋往门里一探,看见全神贯注在做,姑且叫午饭,的白曜隆。

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儿系着围裙,从容的样子没有半分平时的孩子气,抬首垂眸间,满满都是认真。

白曜隆似乎感受到了门后的动静,转过身来看到李京泽,没反应过来,隔了一会儿旋即笑开了。

“师傅你终于醒了,赶快洗洗来吃午饭,我做好了。”

李京泽看着白曜隆的笑脸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哦了一声,慌忙的跑进厕所。

一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会因为一个人对你好而感动,会因为他生气而惶恐,对方不在的时候会不安,在的时候很开心。李京泽上一次有这种感觉还是一年前,和前女友谈恋爱的时候。

脑子里不由自主的浮现出白曜隆那张傻了吧唧却又意外真诚的脸。李京泽垂下头把脸埋进小臂里。

这他妈就很操蛋了。

想来想去还是想不通,李京泽选择跑路。反正是打算闭关好好修炼一段时间的。

才不是为了躲白曜隆。



*** *** ***

小徒弟是过了很长一段时间才知道,会里除了他,都有李京泽闭关时候的联系方式和住址。

“也不知道老贝怎么想的,就让瞒着你。”

只瞒着,你,一个人。

白曜隆再傻也不会觉得这样的区别对待是因为他有多特殊。他甚至都想到了李京泽是故意要躲着他,只不过不是喜欢,是讨厌。

白曜隆想李京泽想的脑壳疼。到底年轻沉不住气,他巴巴的问丁飞要李京泽的电话号码。其实只要不是对李京泽,白曜隆还是挺精的,他知道,柿子得挑软的捏。

果然,丁飞推阻了没两下就缴了械,一边翻手机一边嘱咐他不准把自己供出来。

白曜隆抱着手机在房里坐了一晚上,心理建设了一大堆。眼看时针就要转到零点,心一横,他呼出了号码。

铃声响了很久那边才接。

“喂?”

“李京泽,我好想你。”

白曜隆想都没想就蹦出来了这句话。

不是徒弟对师傅的想念,也不是兄弟之间想念,而是一个男人,对另一个他喜欢的男人的想念。白曜隆不知道自己这句话里包含的意思,对方能不能感受到。

电话那头沉默了好长时间才开口。

“小兔崽子,几天不见,连师傅都不叫了是不是?”

白曜隆一边笑,眼泪一边刷刷往下流。

这头只听得到时断时续吸鼻子的声音。那头干脆选择默不作声。其实李京泽也是红了眼眶的,可他比白曜隆能忍。

“师傅你啥时候回来阿?”

等我想好了怎么面对你我就回来。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却不能这么说。李京泽眨巴眨巴眼睛,硬是没让眼泪掉下来。

“再过段时间,等爸爸变得更牛逼了就回来教你新东西。”

“哦。”

白曜隆最怕的就是听到模糊的许诺,这下他更确定了对方是在躲他。李京泽的脾气他再了解不过了,这样追问下去也是无果,白曜隆干脆换了个话题问李京泽。“师傅,我要去比赛了你知道吗?”

“听老刘说了,好好比,别给你师傅我丢脸。”

“那比赛之前我能去看看你吗?”

“不行!......乖,等你比完了师傅就回来了。”

挂断电话,白曜隆坐在沙发上放空,直到意识模糊,最后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李京泽这边当然也好不到哪里去。本来有了点灵感,可那些盘旋在脑袋里的歌词和flow因为这一通电话,落在纸上之后全变成了大大小小歪七扭八的“小白”。写到最后他终于忍不了,扔掉笔,把桌上的纸撕得稀碎,像一只困兽,窝在角落里抽了一晚上的烟。

他睡不着,也不想睡,因为一闭上眼睛满脑子都是白曜隆的脸,还有跟他在一起发生的那些破事。李京泽从闭关开始算起,没有哪一刻是不想白曜隆的。他甚至在心里这样打算,等到实在忍不了的那一天就不忍了,一次来个了断,大不了一拍两散,倒也痛快。

可是回过头,他又退缩了,舍不得,真的舍不得。他宽慰自己,其实当师傅也挺好的,别得寸进尺了。



*** *** ***

自从那个电话以后,白曜隆就没再联系过李京泽。但李京泽看着出租屋里的小电脑,倒是把白曜隆的行踪和表现了解得透彻。

原来他的小徒弟这么厉害了,已经成为可以独当一面的男人了。白曜隆在台上收放自如,李京泽在电脑前疯狂为他打call。

应该怎么去形容那种感觉呢?不只是欣慰和自豪,可能还夹杂着一些欣赏和喜欢,甚至是莫名其妙的依恋。太复杂了,李京泽不敢去细细品味。

他开了无数个小号去喷那些黑子,打了一圈字之后又坐在电脑面前嘲笑自己。你看看你李京泽,为了白曜隆,居然干出了小姑娘才干的出来的事,丢人不丢人。

可能怎么办啊,他甘之如饴啊。

再一次的电话在白曜隆被淘汰的那天晚上打了过来。当然,因为是录播的节目,所以李京泽并不知道白曜隆淘汰了。

“师傅,我被淘汰了。”

消息来的突然,而对方的声音里又听不出太多情绪,李京泽只能揣摩白曜隆现在的心情应该是沮丧的。

“你已经很棒了小白,淘汰你那是他们傻逼,你根本......”

“师傅...”还没等李京泽说完,白曜隆就打断了他,顿了顿,对方接着说,“本来我想着,这场要是活下来,我就跟你表白的。你说老天爷是不是故意跟我崩天白龙过不去阿,咋就那么巧,就淘汰了呢。”

李京泽听了这段不知道算不算是表白的话,沉默了很久。对方也不说话,只剩下彼此的呼吸声在话筒之间传递。李京泽摸了摸胸口,操,心都快他妈跳出了怎么办?

这个白曜隆真的贼几把烦了,这是在干什么?撩他吗?

“可是我不管了,不管淘不淘汰我觉得我还是要说出来。李京泽,我不想当你徒弟了,我想当你男朋友。”

“......”

“我想每天早上和你一起起床,可以吗?”



*** *** ***

在一起很久之后,白曜隆才告诉李京泽,其实给他打电话告白的前一天自己就淘汰了。

“什么意思?爸爸居然被你这个傻子套路了?”

“不是套路,只是想告诉你,表白不是一时冲动,我想了一个晚上才决定的。我想了各种可能性,你直接挂断我我要怎么再让你接电话,你不理我我要怎么迂回的哄你回来......”

“等会儿,说来说去,就是我没有选择不同意的权利呗?”

“对。”




end



很早之前答应一个小可爱要写贝白he的
虽然是瞎几把乱写的可是好歹没食言!
全文无老万,因为有他就写不出he了

注:【我想每天早上和你一起起床】这句话源自仓鼠口述蓝胖子微博,贼甜。

评论

热度(88)

  1. 我大约是脆的原来是我长得胖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