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大约是脆的

俗。只有脑洞没有文力。

每天想着花样🌞zyh的同时又不想他被sexualise,我怕是要精分了

占tag抱歉

有没有孩子一起团wcrown站子的pb啊?7/31号截止需提前确认300米订金,第一批已经下单了我们团第二批,8本成团。

有意向的可以直接@私信我,谢谢🙏

厂长是真正的男神。十周年快乐

OA搞一搞啊嘤嘤嘤

【德哈】赤足伦敦

The Second Second:

德拉科走进咖啡店的时候,哈利已经等在了一个角落的位置。这是一开始就说好的,德拉科因此一眼就看到了哈利,看到他不安地摩挲着咖啡杯,侧脸看着窗外麻瓜世界的熙熙攘攘,人来人往。


德拉科走了过去。


“约我在麻瓜的地方见面——波特,你怎么想的?”德拉科嫌弃地看了看花纹还算精致的沙发,对几处破损微微皱眉。


“那是故意做旧的。”哈利眼睛一转过来就知道德拉科在想什么,“这家咖啡店主题就是怀旧,什么东西都有些破损的样子。”他举起自己的咖啡杯,给德拉科看上面惟妙惟肖的假窟窿。


“啧,格兰芬多。”德拉科不情不愿地坐下了。“有什么事?”他问,“平常魔法部里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还不够,非要连我的空闲时间都占用?”


“我只是邀请你,而你同意来了。”哈利平和地说,把点餐单推到德拉科手边,“你要喝点什么?”


“不必了,有事说事。”德拉科摆摆手,“你邀请我本身就很奇怪了。”


哈利也不强求,慢慢抿了一口已经凉了的咖啡,局促而坚定。“这件事很重要,我想了所有你可能会做的反应,不知道有没有猜对的。”他说,“赫敏建议我无论如何都要试试看,所以我还是来试试。”


德拉科眉毛一挑。“还有你不敢做的事?”他说。


“总得有几样吧。”哈利不在意地耸耸肩,指甲在咖啡杯上敲了几下。他又喝了一口咖啡,棕褐色的液体消失在唇瓣之间,德拉科移开目光,想着今天的波特格外不对劲。虽然他们早已不是见面互相嘲讽甚至动手的敌对关系,但是对一个敌人突然友好,波特似乎得心应手,马尔福却不太做得来。


眼下平和的相处叫德拉科感到烦躁,他和波特不该有这样的相处模式。从再次从魔法部见面的时候德拉科就已经感觉到了,他们之间再也不似曾经剑拔弩张,却因此失去了点头以外的交集。


哈利放下了咖啡杯,德拉科看到杯底一点残余稍稍晃荡。哈利深吸了一口气,慢慢吐出。他垂着眼睛,十指交叉搭着,手肘在桌面支着。片刻后他往后一靠,十指扣得紧紧的落到桌子下面去,闭上眼睛,带着几分认输和自暴自弃,用不算大但绝对清晰的声音道:“我喜欢你。”


世界是黑暗和安静的。许久,哈利听到一声轻嗤,德拉科带着几分嘲弄重复了他的话。


“我喜欢你?”德拉科说,“你喜欢我?波特,你傲罗当久了,只会动手不会动脑了?”


“果然。”哈利松了口气的样子,“嘲讽我。”


德拉科显得更加恼火了。他万万没想到哈利·波特这个邀请是为了这样一件事——波特,喜欢马尔福,这是怎样一个引人上钩的玩笑?他们的一切都已经过去了,从敌对到点头,点头到擦肩,唯一珍藏在心底的不过是一点心意,足够深沉,足够随着心跳而疼痛。仅仅这一点却也不得安生,要被摊开来嘲弄么?


“如果是你们又玩了什么无聊的麻瓜游戏。”德拉科尽可能平静地说,“恕不奉陪。”


“果然,不信我。”哈利的眼睛微微亮了些,似乎为自己猜对了德拉科的反应而高兴。他稍稍沉默,似乎在组织语言,而后开口,流畅坚定。


“我猜到你可能不相信,甚至轻蔑我的心意。但是马尔福,我是认真的。”


现在哈利又看着窗外了,一个麻瓜小孩儿在窗户外站着,对着窗户做鬼脸。哈利对他温和地笑笑,看着他被母亲拉走,继续道:“我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喜欢你——可能是三年级,那时候你被巴克比克抓伤,脸色苍白。我第一反应不是幸灾乐祸而是担心,当时我不明白,后来我想,可能那个时候你对我来说就已经不一样了。”


“我是真的喜欢你。”哈利重复着,看向德拉科,“现在一切都结束了,没有伏地魔,没有食死徒,没有立场,所以我想我可以有一点期待,告诉你这件事,并且等待一个答案。”


德拉科没有叫哈利等太久,他几乎是立刻道:“我的答案是不。”


哈利叹了口气。“果然是这样么?”他说,“猜中这个我倒是不太高兴。”


“这根本就不可能。”德拉科没理会哈利,继续道,“玩笑过分了,波特,我不知道你还是个随口说爱的人。”


哈利挑了挑眉毛。“我?随口说爱?”他说,“你觉得这是可能的?”


“我觉得这不可能,所以我说你过分了。”德拉科冷冷道,“你觉得这样很有趣?你想要什么反应?想看我感激涕零迫不及待地答应么?也许你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传言——”


“我是听说你对我有意思。”哈利脸色有些发白,“但是我不是——”


“但是你正是因此觉得可以来嘲笑我,是吧?”德拉科打量着哈利的神色,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我不会上套的,放弃吧,不管你是什么目的,我不予理会,你就没办法了吧?”


“我没有要嘲笑你。”哈利微微拧着眉,“我不过是来赌一把。”


“赌一把什么?”


“赌一把这次的传言是不是真的。”


世界再次安静了。德拉科打量着哈利,看他脸色苍白,翠绿的眼睛中有些不知所措。他还是不相信哈利的话,波特喜欢他,这根本不可能。就在昨天,昨天上午,他和波特擦肩而过的时候,韦斯莱家那个小母鼬不还怪亲热地拿着采访稿出来,提醒他晚上不要忘记去陋居吃饭么?


“你认真的?”心里哽了一口火,德拉科慢慢又开口了。哈利点点头,看着德拉科,一点光亮缀在他的眼睛里,叫德拉科心里刚坚定起来的一点硬微微发软。于是德拉科移开了目光,让自己显得刻薄冷淡。“总要有点诚意吧。”他说,“传言乱七八糟的难为你还能信,我们是什么关系你不清楚?”


“所以我说了,赌一把。”哈利不安地掰了掰手指,“看来是我赌输了。”


“你有赢的机会。”德拉科挑衅地说,“这样,你赤足走过伦敦,我就答应你,怎么样?”


“我不喜欢这样。”哈利想了想说,“这就是你的条件么?”


“是啊。”德拉科扯了扯嘴角,“如何?做不到就——”


“也不是不可以。”哈利站了起来。他往旁边侧了一步,犹豫了一下,径直走向门口。德拉科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勉强的笑僵在嘴角,目光跟着哈利挪动。然后他看见哈利推开门走了出去,坐到台阶靠边的地方,脱下了鞋,又脱下了袜子,挽起裤脚。然后哈利回头看了一眼——德拉科确定那是在看自己——站起来,赤脚下了台阶。


雨后的空气微微湿润,柏油马路浸着水,凹处汇了一汪,一脚踏上去,落在里面的阳光四溅。哈利简单地告诉一个询问他是否需要帮助的好心人这是一场行为艺术,回头看了一眼。


德拉科没有跟上来。


哈利心里微微有些懊恼,想着德拉科没有跟上来,自己走完伦敦他不认账怎么办?一边想一边继续走,脚底沾染脏污再被积水洗去,偶尔不甚被不安分的小石子咯到,疼得心里一阵委屈,却不足以停下脚步。


太阳越发暖了,柏油路面不再湿润,而是轻轻地发起烫来。哈利继续走下去,身后隐隐有脚步声传来,他勾了勾嘴角,站住,却是一个孩子从身边跑过。嘴角的笑意收住了,哈利叹口气,要继续走,突然一股大力扯住了他,把他拉到了旁边公园的树后。这一下猝不及防,赤裸的脚底踏过柔软湿润的草和公园小径的石块,哈利忍住了才没有痛呼出声。


“你疯了!”左右无人,藏匿在空气里的德拉科一下子显了出来,“哈利·波特!你是不是脑子不正常!”


“按照你四年级告诉丽塔·斯基特的,我确实疯疯癫癫。”哈利平静地说,“让开,我还没有证明完。”


“你就这么想看我承认喜欢你?”德拉科拧着眉,咬着牙,“就这么想看我在你面前一败涂地,是不是?”


哈利指了指自己的脚。“明明是你让我对你低头了,马尔福。”他说,“让开。”


德拉科深吸了一口气。“我认输。”他说,“我认输,你愿意嘲笑我就嘲笑我,是,我喜欢你。”


风吹过了树梢,阴凉处落在树叶上的雨珠掉下来,湿漉漉地打上他们的头发和脸颊。哈利眨了眨眼,轻轻微笑了起来。“这不是还好么。”他说,“我还以为会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让你相信我,原来这样就足够了。”


“这样就足够了!?”德拉科气得跳脚,手张开又握拳,不知道怎么做。


“这不算什么。”哈利轻声说,动了动脚趾。他的脚又酸又痛,但是心里的喜悦膨胀着,让他忽视这点肉体上的疼痛。“达力曾经抢了我的鞋叫我走回家去,路上有玻璃划破了我的脚。”他满不在乎地说,“当时佩妮姨妈把药丢给我,叫我别弄脏地板,现在总不会比当时糟糕不是么?”


德拉科瞬间在心里把自己骂成了一个王八蛋。


“我不知道。”他匆匆开口,“我真是……对不起,你愿意到我腿上坐一会儿么?”


哈利茫然地眨了眨眼睛,于是德拉科不再问了。他席地而坐,手上拉住哈利微微用力,算是把他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清水如泉冲刷着哈利脏污的双脚,冰凉的感觉让哈利不适地动了动——他现在倒是觉得不适了。细小的伤口和淤青显露出来,德拉科皱皱眉,暂时放下哈利,站起来,背对着他单膝跪下。


“我背你。”他说。


“你把我的鞋给我就好了。”哈利往后靠了靠,“我还不至于走不动。”


“我背你。”德拉科重复了一次,一动不动地等着。片刻后,哈利终于贴上去,两手环着德拉科的脖子,笑嘻嘻道:“是不是心疼了?”


德拉科没有说话,抿着唇站起来,背着哈利离开了阴影。


“我就知道你喜欢我。”哈利有些得意地说,“我就知道我能赢。”


“你也没赢多少。”德拉科托着哈利的屁股,轻轻拍了拍,“别得意。”


“你要带我去哪儿?”


“去我家里,处理一下你的脚伤。”


“不是什么大事,一个治愈咒就——”


“你的鞋我丢在那里了,现在带你去买鞋。”


“喂——马尔福你听我说话没有——”


“是德拉科。”


“嗯?”


“我说,你男朋友叫德拉科。”


哈利忍不住笑出了声。他弓着背,脑袋搭在德拉科的肩膀上,侧着头瞧着德拉科,用德拉科走路的晃动遮掩自己一下一下亲他脸的事实,好像全是不小心碰到一样。“一个幻影移形就能到你家了。”他说。


德拉科没有说话,哈利晃了晃腿,不安分地咬了咬他的脸颊。


“别乱动。”德拉科终于说。他侧过脸,哈利来不及收回去的嘴唇正好碰上他的,往回缩了缩。德拉科却追击上去,咬了咬哈利的嘴唇,把他往上颠了一颠。


“你现在上来了。”德拉科慢慢地说,继续往前走,“这辈子都别想下去,就是了。”


 


——THE END


同梗回礼,感谢 @膳食纤维w 写了我的梗,么么哒❤

我果然还是一个人老死比较好……不要老就能死更好。


FETISH预警

弱弱打tag,sub攻dom受了解一下?

闪家的风格我真的好喜欢

The silence between them is always companionable.

88专属表情包kk